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187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D2) DEATH

 Death1 (Diablo2)
發文時間: 9/17 2010


「派西!」

「派西?」

誰在叫著我的名字?我的頭腦昏沉沉的。
我手上還執著短弓,背上還背著箭。
傭兵的寮舍裡有一股不好聞的氣味,但這已經是這附近最安穩的住所了。

睜開眼睛,原本陰暗潮濕的房間,門被推開,一束陽光投進,
我不是很適應地眨了下眼睛,注意到卡夏在找我。


「早安。」我注意到卡夏身旁有一個看起來頂陰森的男人。一頭白髮,面容滄桑。
「早。」卡夏的表情有些僵硬,在對那個男人介紹我:「這是派西。」
「派西。這是你的雇主。」

身為傭兵,別人付了錢我就得跟,
不過卡夏很挑,如果不是真的有實力的人,他也不想白白讓所剩無幾的戰力喪命。

我對雇主倒是不挑剔。即便這個雇主看起來十分陰沉。

「過來。」他的聲線像是亡靈一般,老邁而且空洞,
噴出一股比這木屋還更加腐朽的氣息:「你是傭兵?你行嗎?」

「我們的傭兵們都很優秀!」卡夏立刻說。
「那就跟上來吧!」他轉身就走,沒有介紹,沒有招呼。

崔斯特瑞姆和僧院的悲劇,讓所有在這裡的人流散他方,
但也吸引各式各樣奇怪的人來,基於各種理由。

但更多人的在此喪命,屍體愈來愈多,邪惡的力量似乎也日漸強大。


「先生!先生!」我快步追上去:「請問該如何稱呼?」
他起先似乎不太想答理我,我又再重新問了一次,
他才翻了下那接近死魚白的眼睛:「戴斯
(Death)。」
我忍不住後退了一步,曠野上的風吹得他的披風獵獵作響,
食腐的烏鴉飛過,停在枯木的枝椏上。

傭兵生涯不堪,但早已見過許多大風大浪的我,頭一次覺得全身發冷。
這是我與我的雇主,戴斯的初遇。



我開始漸漸了解我的雇主,戴斯。並不是從他的自我介紹,
而是從村民們恐懼而排斥的眼光。

就連那貪婪的基德,都皺著眉頭,彷彿光是看到他就覺得反胃似的。
但是卡夏顯然尊敬他。
「他殺死了血烏,我們可憐的姊妹。」卡夏堅定地說:「光這點就值得我們這裡所有人的肅然起敬。」
「你不要理會那些愚蠢的流言。你很清楚那些輕蔑他的人在這場對付惡魔的戰鬥裡根本毫無用處。」
我贊同卡夏的話,但我還是忍不住退後了幾步,當我看到他手上的武器的時候。

「卡夏,他手上那個是……?」
「是個人頭。這不是很明顯嗎?」





Death2 (Diablo2)
發文時間: 9/18 2010


我們在曠野裡像是漫無目的地走著,我的雇主很沉默,
而我也不習慣與人攀談,我所做只有不停地跟隨與殺戮,
原本應該沈靜溫柔的草原佈滿了血腥的氣息,
人們的血,曾是我們的同伴的屍體,
還有我們在惡魔們一波一波攻擊中製造著的惡魔死屍。


明明還活著,卻像在地獄,這裡怎麼會變成這樣的?

戴斯將手上的頭顱一揮,惡魔屍體上的血肉就全數褪了下來,
喀拉喀拉地骸骨起身作戰,我有時覺得他比魔鬼更讓人不寒而慄。

他的身材瘦削羸弱,臉上滿佈滄桑,如非必要就不說話,
就算說了也沙啞地像隻令人憎惡的烏鴉。

如果不是他還有呼吸,我簡直難以分辨他與他那群死人戰士們的差別。

即使他讓血烏安息,我也很難不厭惡他。
人的天性總是排拒死亡的,像這樣與死亡相依為命的人真是難以理解。



我們總是在滿身血污的疲憊之後,回到營地裡接受大家的冷漠對待。
唯一友善的是阿卡拉,目盲之眼的女教士。
她是唯一會對我們伸出溫暖關懷的人。雖然我的雇主似乎完全不識好歹。


我說不上來那種感覺,但他似乎就是對修女有著天生的抗拒與不信賴。
或者接近邪惡的人總是排拒善良的事物吧?

卡夏或許還算得上我們忠實的友人,
但她早就被龐雜的事務和每天每夜的噩耗弄得麻木不仁,
不過就算沒有這些事,她從很久以就跟親切扯不上邊。


以前……,以前我們的領袖是血烏。
她總是堅強又溫柔,彷彿世界上沒有無法完成的事,
只要在她身邊就不會讓人疲倦,她是天生佈滿熱情的人。


她生前是我們最強悍的依靠,她的死亡是我們最龐大的失去。
而我們都沒有想到她的復活會是我們最恐怖的惡夢。



我還記得崔斯特瑞姆的悲劇發生之後,所有的生物騷動不安,
整個世界的邪惡蠢蠢欲動。


那天我晚上沒有因由地醒過來,突然覺得很心慌,
不祥的預感蔓延著,再也睡不去。

披著外衫走出營地裡的房間,溼冷的空氣裡瀰漫著一種詭異,
我甚至可以感覺到遙遠的某一個地方不對勁了。


這時也有幾個其他的蘿格也走了出來,大家看著空無一物的暗夜竊竊私語。
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就是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麼恐怖的事。

隔天,就聽說了墓園裡,所有死人都爬了出來,
一個身負重傷的守墓人斷斷續續地說:他們聽從一個敏捷而美麗的弓箭手指揮。




我們都沉默了,那一定是血烏,我們曾經最重要的人。



我們一次又一次地對墓地發動攻擊,卻屢屢失敗。
層層疊疊的屍首終於讓我們氣餒,我們停止繼續無意義地送死,
放棄讓血烏安息的希望,但是我們沒有一天不痛苦著。


本來以為無解的僵局最後倒被一個外來的旅者打破了。
其實我想,我應該要喜歡戴斯,應該要尊敬他的。
但我實在沒有辦法控制我的嫌惡,如同他也不打算喜歡阿卡拉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