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201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轉錄) 一個尋常的夜晚




作者zephyr0422 (埃蘭迪爾之光)
看板marvel
標題[分享] 一個尋常的夜晚
時間Sat May 24 05:47:09 2014






原文出處:http://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1jqn7j/just_another_night/
 
本版首po,也是首次翻譯
 
因為是9個月前的文章,所以請看過的網友鞭小力一點
 
文章翻的不是很好,也請大家多多包涵
 
 
以下原文開始
-------------------------------------------------------------
 
大約再過30分鐘就半夜12點了,我的電話開始震動,接著鈴聲響起
我跳下沙發差點被嚇出心臟病
 
這只是個尋常的夜晚,一個安靜美好的晚上
至少目前為止是這樣
 
經過星期五一夜狂歡到凌晨五點之後
星期六很適合一個人待在家隨意地看著電視上播的三流電影
 
我回過神接起電話
是Mike打來的,但背景吵雜的音樂聲使我聽不清楚他的聲音
 
他大聲叫著"我們現在要離開夜店了!"
"那些女生放我們鴿子,然後Trent明天要和家人去教堂所以他想早點回家"
 
我回答"聽起來很好阿,這次有帶夠錢叫計程車嗎?"
Mike半夜被困在市區的輝煌事蹟已經成為傳奇
 
"不用啦,Jason的朋友有車,他會載我們回去"
我皺起眉頭問"他有喝酒嗎?"
"大概一到兩杯啤酒吧,他說他狀態很好"
 
然後Mike跟旁邊的人說了幾句話,但我聽不出來他說了什麼
"我很快就會到家了,不用擔心要為我等門"
 
"謝啦,但我不累。那個,爸媽叫我們一定要用門閂鎖門,
所以如果我上鎖了你就進不來了"
他笑了"我再也不要睡在院子裡! 好啦,我會趕快回家"
 
他掛掉電話後我繼續看電影,劇情不外乎就是打架和爆炸
看著不需要思考的片子讓我感到很放鬆
又或許是因為學期結束開始放寒假了
 
加上我爸媽很明智地決定在聖誕節之前和朋友一起參加郵輪之旅
因此家裡只剩我和Mike兩個人
 
對他來說,這意味著在他滿身酒臭踉蹌地回到家時沒有人會給他臭臉
對我來說,這表示沒有人會持續地提醒我在畢業前快找份工作
 
電影進入了長達15分鐘的廣告,我走到廚房找點東西吃
正當我把蛋、起司和蔬菜丟進平底鍋時
聽見後院傳來一聲響亮的碎裂聲
 
我把臉壓上冰冷結霜的窗戶向外看去
但外面除了幾棵光禿禿的樹和一些剛降下的雪甚麼都沒有
可能只是隻動物吧,冬天可是很難熬的
 
我的手機又響了,於是我走回客廳拿手機
是Mike打來的,我可以聽見警笛在響的聲音
 
"呃..Jason朋友的車有點..嗯..失去控制"
他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和手機距離一英呎在說話
 
"噢天阿,發生什麼事了?"
 
"我們撞上電線桿,車子整個報廢了,但我們都沒事..我想..
警察已經來了,他們在跟駕駛談話"
 
Mike笑了起來"毫無疑問地他醉了"
 
我說"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警察完全不理我們其他人,這裡有台公車,所以我準備去搭車然後回家"
 
"聽起來可行"我停頓了一下然後面容扭曲"等等,你知道該搭哪路公車嗎?"
 
"我會搞清楚的,等我快到家再打給你"他掛了電話,我回去看電影
 
當俊美的男主角和美麗的女主角進行著一場尷尬的、充滿性暗示的對話時
穿插了一小段安靜無語的片段
如果他們之間有任何一點火花的話,這應該會有很好的效果
然後我的心思又神遊到找工作這件事情上
 
我有幾個同學說他們知道幾間很棒的公司─
很顯然地,機械工程師完全沒受到高失業率的影響
但我真的不確定自己是否想那麼快就作出決定
我想旅行會是不錯的選擇
 
當十月中Mike正在為了期中考苦讀時
寄給他一張我在沙灘上的照片真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
這件事完全值得我先放棄一個不重要的工作機會
 
廚房忽然傳來一聲響,我跳起來衝進那帶著焦味的濃煙裡
 
我的煎蛋..可惡!
大約一英呎厚的黑煙縈繞在廚房裡
 
我跑進去把我的宵夜拉離火爐,然後打開每扇窗戶
讓寒冷的空氣進來屋子裡
 
我想不出有什麼辦法解決這煮壞的食物所以只能打開後門
然後把它丟出去給那些試著撐過寒冷夜晚的動物
我的處理方法大致上就是這樣了
 
冰箱裡還有一些吃剩的義大利麵,我很樂意不加熱直接吃
現在這種情況,我想我最好不要加熱任何東西
 
弄完這些雜事後我繼續看著我的電影,但我的心思又飄回旅行這件事情上
 
我一直都很想跑到海的另一邊看看歐洲,也許自助旅行穿越德國
再去欣賞法國的風景,然後在那裏練練我的假英國腔
 
那裡的夏天是什麼樣子呢? 我猜一定很熱,但再熱也不會比這裡熱
希望那裡比這邊乾燥
 
再一次地,我的鈴聲把我拉回現實
 
"你終於接電話了!"Mike大叫著,但我幾乎聽不到他的聲音
不管他在哪個地方,那裡的收訊真是爛透了
 
"我一直打電話給你,已經打了好幾個小時了!"
 
我看了一眼時鐘然後翻白眼"你上次打來是45分鐘前,你在哪裡?"
 
"我不知道,公車開到荒郊野外去了。我完全沒有頭緒這些公車站是哪裡,
 靠,我想這些站名根本不是英文"
 
我大聲嘆了一口氣,拜託不要又來了 "你到底喝了多少?"
 
"喝酒? 我根本不能..."他的聲音消失,接著傳來響亮尖銳的雜訊聲
我把電話拿離我的耳朵,幾秒後,他斷訊了
 
管他的,反正他總會找到路回家的
 
電影終於結束了,但時間才剛過午夜,而我根本還不想睡
現在我實在很後悔讓我室友說服我把遊戲機留在學校
 
這種無聊的時刻最適合拿一把來福狙擊槍
狠狠教訓那些12歲的小毛頭讓他們哭著去找媽媽
若Mike在家的話他就可以和我一起玩
 
他大概比我花更多時間在玩樂上,而且我們根本不住在一起
我想爸媽對於我們上了同一所學校這件事感到鬆了一口氣
 
一直以來Mike試著盡他最大的努力讓自己的生活回到正軌
現在我可以在他需要幫助時陪在他身邊
 
一聲響亮的尖叫從後院傳來
我走回現在變得超冷的廚房,從櫥櫃拿出一把手電筒
 
我照了照周圍,但什麼都沒看見
我丟的煎蛋已經不見了,而那附近有好幾個爪印
 
浣熊?松鼠?還是郊狼?
不管是什麼動物,牠們跑的很快
 
廚房的煙已經散了,我把所有窗戶關起來然後回去客廳躺著
我想我小睡了一下,因為當我醒來時已經凌晨一點半了
 
這段期間Mike沒有再打來,所以我打了一通電話給他
 
"喂?"現在這聲音聽起來像是他和電話之間隔了一個房間的距離
"你在嗎?拜託你說點話!"
 
"我在"我說的很慢"你找到回家的路了沒?"
 
"我找不到"雖然很小聲,但我聽出他語氣裡的慌張
 
"我搭了好多天的車,也許是好幾個禮拜,我分不清了。
我不停的轉公車,但每一部都不知道是要開往哪裡"
 
我發誓,我可以聽見他在啜泣
我忍不住嘴角上揚,我一定要拿這件事取笑他很多年
 
"我不想下車,這裡感覺很不對勁。黑暗的東西,它在等著我"
 
"對阿,它就叫做夜晚,而且它對醉漢很不友善,對不對阿?"
 
"停止,不要再說了..."他的聲音淡去
 
"喂? Mike?"我檢查我的電話,仍然還有訊號
"如果你聽得見我,馬上下車然後叫計程車,知道嗎?"
 
他回話了,這次聲音有稍微清楚一點
"我們剛剛經過Wedmore(地名),我認得這個地方!"
 
"那很好阿,看看窗外,就像我們小時候幾乎每天都經過那裡一樣"
我坐起來,忽然覺得昏沉,上床時間到了"總之,我準備要─"
 
"不!"他激烈地大叫"拜託留下來,不要掛斷"
 
"好..."現在我開始懷疑他除了酒精是否還吃了什麼其他的東西
他感覺像是除了喝了會讓人憂鬱的啤酒,還吃了會出現幻覺的毒菇
我的表情扭曲,這是以前的Mike才會做的事
 
"就...跟我說說話,家裡情況怎麼樣?"
 
"一切都好"我說"一堆動物在屋外製造很多噪音,我想是浣熊,
但也可能是熊,你也許會想自己來看看"
 
"不錯耶"訊號又更清楚了"剛剛經過橋,離家只剩幾站了"
 
"現在好啦,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嗎?"
 
"你可能不會相信"他停頓了一下
"兄弟,我等不及要回家了,我想我可以聽見我的床在呼喚我"
 
"它說的是'把我清乾淨'嗎?"
 
他笑了,大聲又盡情地笑
"我要到了,老天,我好高興黑夜過去了,謝謝你沒掛斷"
 
"我一直都在,你知道的"
 
"之前很怪"他繼續說著"我無法打電話或發簡訊給任何人,
我試著連上facebook,但它看起來真的很怪,然後你一打來,
我才看清我在哪裡,就好像是外面的街道忽然憑空出現一樣"
 
他的音量變大了"那是我們住的街!我要到家的時候再打給你,
老天,有夠暗的..."他掛掉電話
 
我走去前面的窗戶往外看,所有的街燈都亮著
在路上投射出淡淡的橙色,我努力看向我可以看到最遠的地方
沒有他的蹤影
 
在我正要走去清理廚房的時候,我的電話響了
 
"我們的房子該死的在哪裡?"
 
我難以置信的舉起我沒拿電話的手"它一直都在同個地方,你是白癡嗎?"
 
"我看不到它,街道太暗了,我甚至不知道我是走在人行道還是車道上"
 
"你在說什麼?街上根本和白天一樣亮"我去前門閃了幾下屋外燈
照亮我們被雪覆蓋的車道,那條原本Mike該在出門前就把雪鏟掉的車道
"這樣,你看到─"
 
"我看到了!"他尖叫"那個燈,再把它打開!"
我照做了,雖然這對於原本就很明亮的社區根本沒什麼差別
 
"我看到了!好,太棒了,我現在很接近了"
 
我從窗戶往外看,但我還是沒看到他
只看到一對車頭燈從街上開過來"你有多近?"
 
"要到了,噢,感謝老天,我要到了"
 
那車燈在我的車道前慢慢減速"你在車子裡嗎?"
 
"沒有,你知道一台車有多容易造成今晚的狀況嗎?"
 
我嗤笑一聲"我想有很多方法可以省下今晚的麻煩"
 
他安靜了一陣子,然後嘆了口氣
"聽著,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我發誓,我真的只喝了一點"
 
他的聲音變小"我已經受夠那些事了,我作了承諾,而且我會遵守承諾"
 
"我知道"那輛車正開進我的車道,是警察,該死的發生什麼事了?
 
"我還有幾步就到了,我們的房子從來沒看起來這麼美好過"Mike說
 
車子停了下來接著兩名警官走出
他們正在努力不要在濕滑的車道上滑倒
 
然後他們雙雙把警帽拿下放在他們的胸口
 
"不..."
 
"怎麼了?"Mike問我"我在車道上,你看得見我嗎?"
 
我的世界瞬間停止了,這原本該是一個尋常的夜晚
 
這之前我所做的每一件事─看電影、煎蛋、那些屋外的動物、
我畢業了之後要做什麼─都變得無關緊要了
 
就在那瞬間,就在那該死的瞬間
 
兩名警官正一步步走上台階,我的喉嚨忽然緊縮
但我試著發出聲音"嗯,兄弟,我看見你了"
 
"太棒了,一分鐘後我就到了,謝謝你引導我回家"
 
"這就是我在這裡的原因"我深吸一口氣"待會見"
 
"我等不及了!"他掛掉電話。幾秒鐘後傳來敲門聲
 
我開了門
 
------------------------------------------------------------
 
 
 
 
 
不管了,編輯好多次文章一直無法關燈,我就不關了!
 
不懂文章的人看看這裡吧
 
 
 
那場車禍真正存活下來的人其實只有駕駛一人
所以警察才會"完全不理其他人"只和駕駛談話
 
Mike不知道自己已死,靈魂還在外頭遊蕩
他搭上不知通往何處的公車,身處在黑暗之中
 
隨著每一次轉車,他的靈魂離家越來越遠
他電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小,甚至一度斷訊
 
但每一次與作者通話,作者都為他指引了方向
因此他慢慢的才找到路回家
 
最後他下了車走在離家很近的街道上又是一片黑暗
所以他又打了電話給作者,作者為他點的那盞燈光
 
讓他終於看到家,也是他最後走進去的"那道光"
 
那兩位警察脫帽的動作讓作者察覺他們是來告知死訊的
 
 
以上是我自己的解讀
 
 
另外有人說一開始作者在後院聽到的那聲碎裂聲
就是Mike車子撞上電線杆的聲音
 
 
以上翻譯若有任何錯誤歡迎指正,謝謝!
 
--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in the end.
 
If it's not alright, then it's not yet the end.
 
(The Best Exotic Marigold Hote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