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201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浮生若夢 2014


 1/18

昨天夢到我跟三個朋友,其中一個還是修女,

發現了日據時帶的黃金藏在某一破廟地底下。

我們挖到一半,還看到旁邊枯井底吊死了一個女人。當

同伴挖到金沙時,地基坍倒,兩個朋友跑得飛快,只剩我跟修女兩人,

我轉頭一看,修女也已經吊死在之前那個女人腳下,

卻又拉著我要我攀著他們往上爬,好從枯井逃脫。

隔天我看報紙,新聞卻寫著斗大的:「總統府地底發現日據時代金條。」(毫無關係



星星糖:妳是說已經吊死的修女還拉著妳跟妳說話嗎! 

Barbiel我猜可能狀態是瀕死吧...,反正是很感人地為了救我而吊死(?

可是我那時掙扎的只是:「我不想攀著屍體往上爬」而已Orz

 

1/19

夢到我跟郝毅博(???一起出國玩,可是去哪裡玩一點也沒有印象了,

我只記得我在回程的飛機上。飛機上很多蚊子,好險我有帶防蚊液。

然後想到這三天出國竟然都忘記上網報平安了覺得很心虛,

又忍不住想說好險等等就回家了,一下飛機就打電話吧!



飛機飛過一個風景很優美的地方,到處是雪和雪下棕色的土壤,

旁有一個遺世獨立的小鎮。我才剛覺得嚮往,人就到了下面囧。


我想說糟糕了我要怎麼回去?開始追飛機,飛機就不見了Orz


此時不曉得為什麼郝毅博也跑到我旁邊,我們開始跋山涉水。

走過一個水邊,看到一隻黑鳶往下撲空了一條魚,就在下面潛水,又捕到了一隻。

我說天呀我以為那隻是黑鳶,原來不是,

我好像對他有點印象,好像只有這種猛禽會在水下捕獵。



此時郝毅博拿出一隻長弓,我想說大概路途上可以保護自己吧,

所以沒在意,不料過沒多久出現棕色皮膚打赤膊的熱帶地區原住民
= =

我趕快把長弓拿著,用手比了一個叉叉,希望對方聽得懂我的友好表示
Orz


沒想到原住民完全理解的樣子,他雖然說原住民話可是我卻好像聽得懂。

原來他們在召喚勇者,我好像就被召喚到了呀混帳
Orz


所以要幫他們解任務。我們來到一個小小的木造碼頭,他開始跟我們講解任務。

此時我們勇者的其他夥伴也來了,竟然是嬌滴滴的幾個正妹,還很煩,

拖著行李箱還要別人幫忙拿行李啥的非常讓人三條線(為什麼此刻竟然已經有勇者的自覺?



原住民大哥講解任務時竟然使用插畫明信片!!!

我才正想跟他凹那個當任務獎勵(也太好騙)

那些明信片竟然就被正妹們搶走了!害我超不想解任務的啦!嗯然後我好像就醒了
Orz
 


1/21

昨天夢到政客跟惡魔達成一個協議,得到什麼不清楚,

可是付出的代價是有些人會被選擇,那些被選到的人,身體會漸漸變透明,

觸摸他時會像投影一樣穿過去。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我有一個同學就便這樣選擇了,然後消失在我們身邊。

我開始調查整件事的時候,卻發現我也被選擇了
@@


 
1/25

今天午睡被媽媽大人叫起來時我果斷起床...

因為夢到惠如老師跟我說我有兩個作業沒交,我說我明明有QAQ

老師說不然再做一次吧?結果發給我數學題目(眼神死。



除了這個之外,還有一個我看到一隻黑翅鳶在跟一個牧師一起看聖經,

然後我轉頭跟媽媽大人說:「我相信神蹟了」,再轉頭牧師已經不見了。

黑翅鳶後來變成一個人,他的真實身份其實是鳥國的第五位王子,

是著名的才子。他吃人,但嗜好是考驗人性。



我跟一個略為弱智的小孩家庭一起逃難,小孩家庭很貧窮,但小孩認識了黑翅鳶變成的人。

後來他們分開,黑翅鳶的表哥過來,託付了一大筆錢跟物資要小孩一家轉交給黑翅鳶。



我們千辛萬苦到達了約定的地方,黑翅鳶的哥哥要過來強奪那筆物資,

小孩不願意,他的家庭也開始有一點動念想獨吞,也不願意。

此刻黑翅鳶的表哥衝出來,跟黑翅鳶的哥哥(但其實也不是黑翅鳶)都變成神獸在天空互毆了起來。

我們趕快帶著那些財寶躲好,此時黑翅鳶變成的人出現了。



小孩趕快招呼他,要把東西還給他。

他的家人雖然有一點不太情願,可是小孩已經開口了也沒辦法。

黑翅鳶把東西拿了就回去鳥國當五皇子了。然後我們還是一樣窮
= =(好吧至少沒被吃掉這樣。


後面就不知道為什麼跳到被老師通知作業沒交,

明明已經在逃難了還被這樣通知也太糟心
Orz

逃難過程中詹姐還跟我們同行,我們寄宿在一個主人家門外,

詹姐晚上起來上次廁所要去敲門,我才要提醒詹姐注意腳邊有沒有蛇,

就發現燈光透出窗口,看到的主人影子,赫然就是大蛇一條。

不過蛇先生溫文儒雅,雖然半夜被吵醒還是借給詹姐廁所用。囧



Papaya:好生物多樣性的夢
 
 


2/9

昨天夢到賈伯斯在學校修課兼任教,我有修他的課,

每次都被很不屑地使喚Orz。

他覺得我除了跑腿之外沒有別的功能,

所以每次都被叫去跑腿送資料給其他老師。

有一次老師沒來上課請人代課,我有點擔心地打電話找他,

他跟我說他的前東家(蘋果)想要壓迫他的工作室,

所以他要開始努立爭取客戶,現在人正在某某橋附近洽公,正在找路中。

我在夢裡雖然聽過某某橋,不過因為夢裡夢外都是路痴,只好說聲老師你加油= =。



賈先生非常無奈,但表示了:

「我早就知道你完全沒用,所以根本不期待你的幫忙。」

但是跟老師的聊天當中,我只知道老師的客戶是一群水手@@,

他要把一些程式寫好給他們。

最後我只記得老師說:

「我期望在芬蘭實現的夢想,沒想到竟然要在這種第三世界國家(<--指台灣)實現嗎?」

(賈老師,為什麼是芬蘭?你終於要投靠諾機亞嗎?)




2/16

夢到已經過世的小阿姨打電話給我們,我跟媽媽很高興,

一直要跟她敘舊,後來才知道是別人冒充的...。


2/27

夢到在學校遇到阿冰,約說在士林見面一起吃飯。

分開之後又遇到Petra,我們兩個一起搭公車要去士林,所以提議說乾脆一起吃飯吧?

可是剛好我因為月亮病不舒服所以也想去看醫生,

就想說到了我先去新光醫院,然後在去夜市跟他們會合。

真的是,難得非常現實的夢(沒有毀壞的地球沒有要拯救的世界...)。

不過就目前我是不曾因為月亮病去看過醫生。



2/28

昨天夢到大學要開親師會= =,如果家長去的話學生也要去。

一去就要一個週末。偏偏我其中一天有一齣戲要看,

就拜託爸爸大人其中一天不要去,爸爸大人也答應了。

就在我們在學校的禮堂(?裡,我貪圖方便把我的二胡隨意放置(老師有說過不能那樣放),

結果不小心摔到了>"<,

然後我拿起來,琴弓上的馬尾已經七零八落,連弦也斷了一根QAQ,

所以今天起床一樣如獲大赦。謝天謝地那只是個夢QAQ。




3/9

昨天晚上媽媽對著在床上半昏迷的我說:「ㄟ,有蚊子耶!」

我回答她:「有加蚊子的會比較貴嗎?」

媽媽大人:「0口0?什麼東西加蚊子比較貴?」

我有點不耐煩地重複:「有加蚊子的比較貴嗎?」講完才真正清醒過來= =。

可是我已經忘記我夢到什麼會說這樣的話了Orz。



3/13

昨天夢到去某個郵局代班,結果遇到吳奇隆來辦業務>口<!!!。

他超級親切的!可是我被局長打發去買飲料請他,

我一邊痛苦著:說不定回來人家已經走了,另一部份又覺得能幫他買飲料太開心了。

雖然覺得應該要快去快回,

不過我還是先跑去麥當勞排隊買霜淇淋吃= =(你真的愛吳奇隆嗎?)。

我買了飲料回來,看到他還在局裡>///<,

他離開之後,我很鄭重地向局長鞠躬:「謝謝你讓我來這裡代班。Q口Q」



3/29

今天早上又夢見了接近末世的景像...。

我跟幾個人一起駐紮在某個曾經是軍事建築物內。

然後進行探索,目前只探索到地下34-35層左右。

那群同伴中,現實中認識的只有小林(不過也變得很強很凶悍@@),

還有演BBC福爾摩斯的那個演員,只是他在我們裡面,是最強的,

大概類似盜筆裡小哥的存在,只是不會職業失蹤。

每一層的清怪大概都是他帶著人下去清。


我想會造成末世的原因是生態異變(可能與我們所駐紮的軍事建物裡的異變有關)。

不過我特別有印象的事當我跟同伴出去外面補充物資的時候,

當地百貨公司大概只能控制其中一兩層的情況,

而我去上個廁所。在上廁所的同時,我就看到旁邊一顆藤蔓植物瘋狂長大。

我把他拔起來,而過沒多久又快速地長出一棵。



7/18

做到了很詭異的夢,夢到我都不太好意思寫出來了Orz。

我夢到我莫名其妙被抓去當德國隊的替補球員,而且還上場了囧。

後來贏了之後(竟然還能贏?!)

我下場之後跟另一個球員跑去問小豬:「什麼是越位?」(你真的可以去死)

小豬很親切地幫我們解答,可是我們兩個還是聽不太懂。

最後我只好說:「那我可以去問問我們隊上的後衛嗎?

這樣才知道要怎麼一邊攻擊一邊注意對方後衛的位置。」

小豬覺得這是個好主意,所以就告訴我說我可以去找誰問問。 
 
 
其實這夢境的背景很詭異,有一種十八世紀買賣人口的感覺。

我跟另一個一起去問小豬的同伴其實都是被賣過去呃
...奴隸身份的人這樣。

現場還有妓女在慶功宴上被上流社會的人殺死,

還有主教在詛咒異教徒,是個非常令人不舒服的夢。


而且我還跑得好累Orz。唯一高興的是至少我還遇到了親切的小豬。
 
 
 
 7/22

昨天晚上夢到兩個夢,感覺不出來哪個先後,

好像交雜在一起,但兩個故事好像完全沒關係@@。

其中之一是我跟我媽媽出去旅行,途中寄宿在一個學校的宿舍裡。

前一個住宿者的衛生習慣顯然不好,食物散落滿地,還有老鼠0.0。

我媽媽指著說:「你看!還有老鼠洞耶!」

然後我們順著洞看過去,發現洞裡有很大的空間。

稍微敲開來,結果是一個從前的坑道。

順著坑道繼續走,竟然出現了非常多史前的生物!

印象比較深是長毛象,有點冰原歷險記的感覺。


第二個夢我覺得比較有趣,因為我第一次做夢夢到小說的後續。

呃現實中我「迷霧之子」第一部才看到一半
Orz

所以我也不知道後來會發生什麼事。

不過我夢到了統御主。
0.0+(還滿帥的(被打飛


我夢到我是統御主的侍者。

恩我得說因為我根本沒看多少小說文本,所以可能夢得有點扯。


但無論如何,我剛開始是以侍者的視角在看這件事。

我發現所謂統御主昇華的瞬間,統御主的心臟就像是受到詛咒一樣遭到腐蝕。

我看到統御主倒下,統御主應該是死了。

我在受到打擊的同時竟然看到另一個統御主出現。

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一件事:這一切都是詭計,有人陷害統御主,並且要拿一個冒牌的替上。



我第一個想法就是:糟了!我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我會被殺死!

然後就開始緊張地逃命去了囧。



這段就結束了,接著我又變成反叛軍凱希爾、紋或類似立場的角色出現。

不管怎樣,我不知道我這視角是誰囧,只知道大概的立場,

我們見到真正的統御主了
0.0

真正的統御主因為當年的詛咒身體非常衰弱。

可是我們這才知道,為什麼說統御主,或者說那個在檯面上冒牌的統御主害怕的金屬在北方。

其實不是金屬,而是真正的統御主本人就在北方。



我們決定跟著真正的統御主一起揭發那個冒牌貨,推翻那個可惡的政權。

曾經跟著統御主一起奮鬥的統御主的夥伴們(
= =")也都出現了,

我卻忍不住問起統御主的侍者。



統御主有點驚訝有點哀傷的說:

「我只有一個侍者,而他走了之後,我也沒有再去找一個新的侍者頂替他的位置。」


(我猜上一段那個侍者應該掛了囧)

然後就結束了囧我們還是沒有推翻邪惡政權對不起。



8/1


夢見一家子,那個家的祖母是一個少數民族會巫術的婆婆,已經過世了。

但她的飄飄還在,而且一直覺得自己還活著。

哥哥中了樂透,大概兩千多萬元,其實他們都知道,是這個阿嬤幫忙的。

但因為阿嬤會巫術,非常威,可以把所有她看不爽的人都害死,

所以大家都很害怕她,計畫逃跑中。


我不知道為什麼,遇到了那個家族的弟弟。

那個弟弟跟我說了這些事,並且也跟我說他哥哥的金融卡都是哥哥女友在用的,

所以龐大的錢雖然入了哥哥的戶頭卻無法使用。


我在夢裡有看到分別中樂透跟金融卡借女友無法拿回的新聞,

就說:「啊原來新聞裡那兩則都是你哥哥呀」對方無奈地苦笑。


我突然靈機一動:「你可以叫你哥哥帶身份證去補副存摺跟更換印鑑,

再重辦金融卡就可以了呀!」


對方很高興地稱謝離去了。(我在夢裡為什麼也這麼專業(???


10/12

今天在課堂上一半睡半清醒,

夢到東吳大學為了防止東西失竊做了一些措施。

然後局長因為買麵包忘記付錢被魔咒變成一塊龐大的土司麵包...。


全局不知所措,因為局長不敢走出來,所以整個局都很混亂= ="

那是一塊還有手腳在旁邊的那種卡通樣麵包,還會說話,一般人應該不敢吃吧。


11/5

昨天夢到我正在看一本小說,應該是奇幻小說吧。

小說的內容很詳細,可是我有點不耐煩,挑著看。<--平常看小說的壞習慣。

小說裡面的設定,整個世界分為三大地區(有點像文化圈),

每一個地區有自己特別被強化的異能。分別是:足形目、身形目和手形目。

在夢裡我竟然還有理智吐曹:是界門綱目科屬種的「目」還是火影幾代「目」的「目」?

我還想了一下,應該是界門綱「目」的「目」,因為火影的「目」應該是次序的意思?


剛開始故事的主角是足形目的一個青年,他到身形目的某個國家去遊歷。

那個國家裡的三王爺

(為什麼突然變成古風了?還穿清代的衣服,毫無美感可言呀
(淚)勢力非常大,

連電影院
(?都是他開的。

可是主角在電話訂票
(???的時候,發現三王爺被人挾持,

運用了異能和機智把三王爺(和他的情人呃性別男)救出。

雖然三王爺的右手已經被歹徒斬斷了。但是三王爺對主角滿懷感謝,所以願意追隨主角。



啊足形目的特點就是腿腳功能被強化,可以日行千里、瞬間移動,

而且踢擊也非常強大。


身形目額我忘記了,大概因為三王爺在這故事實在無用武之地,

以至於我不清楚
= =。不過據說應該是最強大的。


手形目強化的是手的能力,拳術強悍,對精密器械也非常有一手。

然後故事就到另一章,主角變成一個大姐頭,是手形目的,職業是刺客。

...然後就沒啦囧>。我在繼續看下去前就醒了。



12/7

今天7點要去看戲,跟阿冰約了6:30。

剛剛小睡了一下,做了一個真實性好高的夢囧。

我夢見我醒來的時候已經6點左右了,急急忙忙出門搭了捷運,

結果坐了一兩站發現自己忘記帶戲票和想借阿冰的書,只好又坐回去。

理論上應該只有一兩站,我還硬是可以不小心下錯站從奇岩站下來。

此時已經6點半了,我完全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

我想要打電話請爸爸幫我把東西送到捷運站,可是才想到爸爸剛好出門修腳踏車。

我猶豫了一下,想說那趕快從奇岩站走回家。


從奇岩站走到我家其實也非難事,不料我一走出去卻發現景物完全不同,

我還懷疑我其實是不小心從唭哩岸站下來

(不過唭哩岸我要走也不會不認得,可是我就是不認得那裡的路。)



我實在驚慌,打電話給阿冰,阿冰已經到西門站了。

我這時不想去看的心都有了。不過還是想說先回捷運站再坐一站回北投吧。

沒想到此時捷運站的出入口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古老的電影院,

我在迷宮似的電影院裡巡索著捷運站的入口,卻不得而入。有遇上人想上前詢問卻實在羞於啟齒。



12/13

剛剛做了一個夢:我跟玉芬約去看戲,

其實是獨立製作的電影,感覺非常棒。

我們去看的是首映會,演員還從澳洲帶回手工蛋塔給我們吃(也太讚)。

主持人玩了一個遊戲,要大家說出自己的名字跟最近看的一場戲。

輪到我的時候,我只說出自己的名字,最近看過的戲卻完全想不起來。

這個遊戲就到我中斷了,還冷場了。

旁邊的人撞了下我:「你最近看的表演呀?」

我笑了笑,假裝莫測高深,實際上搜索枯腸,一點也想不出來。



但無論如何,遊戲結束了,已經可以進場看戲了。

我卻赫然發現我忘記帶票。我的票都放在我的明信片包包和皮包裡,

原想只要兩者都帶肯定萬無一失,不料遍尋不獲。

這齣戲竟然可以讓沒票的人進去看個
20分鐘,20分鐘一過就要出來。

我跟玉芬道了歉,玉芬表示沒什麼關係,大不了就去附近吃個飯吧?

所以我們看了
20分鐘之後,就出去吃飯了。


我們邊吃邊聊,我本來以為這齣戲要看不看對玉芬來說應該是無可無不可,

可是聊一聊發現玉芬其實很想看。最後我們又走了回去,

此時票口已無人看顧,我們就摸進去把戲看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