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187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浮生若夢 2012


 4/4

中午短短一個小時裡,夢到我跟我媽在我床上聊天,

我媽在我床上滾來滾去,踢到我放在床尾的四個絨毛娃娃。

我伸手要去撿起來,發現他們在動,一點一點地努力想要爬回床上。


我一隻一隻抓回床尾,等抓到最後一隻那隻自己都快要爬到我身邊了。

我搖一搖我媽,跟她說我有事要跟她去外面說。



我媽媽覺得很奇怪,但還是起床跟我到了房門外。

我把門關上,說:「你知道嗎?剛剛你把那些動物們踢下床的時候呀
...

「嗯?你要說他們會動嗎?」媽媽卻一副早就知道嫌我大驚小怪的樣子。


我心裡閃過:「太奇怪了吧?難道這是正常的情況嗎?」

仍舊不死心地說:「剛剛我要撿到最後一隻的時候,他根本不在床下了,

我幾乎沒有彎腰就把他撿回原處!」

「喔。」媽媽只是笑笑,沒有其他的反應。


後來還有一些小細節我才醒了,但一直到醒了我還處於一種「老媽怎麼這麼強這麼淡定」的震驚中
 


6/14

唸書唸一唸小睡20分鐘又做了兩重的夢境...

剛開始是夢到我跟則華在捷運上,看車廂的狀態應該是在文湖線。

則華說些什麼我沒聽清。

「抱歉你說什麼?我剛剛想睡了沒聽清楚。」

「我說,你先去
SOGO那裡等我。」


「所以我先坐去忠孝復興嗎?」

「景美!景美那裡現在不是開了一家
Sogo嗎?」

雖然完全沒聽過但我猜是我孤陋寡聞吧!

我跟著則華下了捷運,看到時間已經
1240左右,我嚇了一跳。


不行不行,我沒跟我媽媽說我不回家吃飯。」

然後我就要打電話發現我的背包不見了。

「我的背包不見了,則華你有看到嗎?」

則華揚了揚手上的背包,不是我的。



突然之間我不知道覺出什麼不合理:「這該不會是夢吧?」

則華說:「不會吧?」

然後我突然想,如果這是夢的話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製造我想要的景象。

我就想我想浮起來,整個捷運站變成一個大水族箱。



我就浮了起來,則華抬起頭來看我。我也跟著抬頭,起先沒看到什麼

漸漸空氣開始變藍,有幾隻零星的魚游過來,我就從這夢裡醒了。
 

在跟則華聊天之前的那個夢(醒過來發現在捷運上跟則華說話)

是夢到自己到大漠去,抵達一個綠洲城市,要去支援一個考古隊。


那個綠洲城市有點像魯高因(遮臉,然後我發現他們的下水道有點異樣,

搬開遮在上面的石頭發現似乎別有洞天。



我跟隊長說了之後,隊長也狐疑地跟著走下去,發現已經被之前的考古隊做了標記。

「已經被探險過的地方應該很安全吧」我們這樣想著,路也算平坦地往下。

「不行,我們現在什麼裝備都沒有,還是不要冒險好了。」所以我們又回頭了。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我們變到旁邊壁畫的宴飲場景裡。

國王在請我們吃飯
...叉燒拉麵(會不會太寒酸)。

好像吃起來沒有異樣,此時隊長跟我說:「你去偷偷跟某某說不要吃叉燒。」(用中文)

我意會過來叉燒可能有問題。



我就跑過去跟那個某某說:「隊長說不要吃叉燒。」

此時某某似乎懂得這時代這民族的話,突然開口對大家說了什麼我聽不懂的。

突然之間整宴會廳的人像是被冒犯似的非常生氣。(我猜他去跟人家質疑叉燒得問題)
= =


隊長趕快去安撫他們,不知道有沒有用,反正我一醒來就在捷運站跟則華說話了。


從捷運站的夢醒過來我發現我在自己家的房間,

我媽媽在房間門口看著我。「抱歉抱歉我只是小睡了一下。」

我看了看時間已經
1240多,有點心虛。


媽媽說了些什麼我沒聽清,不過似乎是說他今天也好累,

因為她換了換衣服就跑去睡覺了。

「媽媽你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咕噥咕噥咕噥
...

「啊?你再說一次我沒聽懂。」「咕噥咕噥咕噥」

我又再問一次,媽媽大概嫌我煩了,就拍拍我的頭翻個神繼續睡。

我這才真的清醒過來,發現我在我家房間,
1000整。
 


6/28

昨天夢到跟則華一起去鬼屋@@

後來還失散了...
 


8/5

夢到阿冰幫我整理房間...然後就把我的數據機拆掉扔了囧。
 


8/31

昨天晚上的夢...我們郵局被搶了= ="

搶匪只搶到
13(本局是小局時逢暑假不好意思沒有大額的錢)

搶到之後跑來郵務櫃台要把錢用現金袋寄走。

我跟搶匪說:

「不好意思,現金袋最高只能寄
1萬元。如果您堅持要交寄,請分成13袋喔。」(親切地微笑
 


11/3

夢到當代傳奇一連演了七場的梁祝,我只買了最後一天最後一折「化蝶」。

跟朋友聊一聊,朋友說:「當代傳奇有演梁祝耶!」

「是呀我有買最後一場。」

「今天是最後一天不是嗎?」

「什麼?!」

我看一看時間,已經下午五點半了,下星期還要考期中考,

可是我已經啥都顧不得地往房間衝去換衣服準備出門,

然後抖著手翻找我那一大堆的票。這夢現實感實在太強,

以至於我從床上跳起來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去翻票
= ="
 


11/4

夢到地獄,我好像算是看守人又好像是旁觀者。

地獄的感覺很現代,像一個守衛森嚴的建築物,裡面有很多房間。

房間門一開會到一個空間,空間很大,不會很恐怖,

有些房間一開起來是像擎天崗一樣的大草坪,有些開起來是美麗幽靜的湖泊。

事情還沒發生可是我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我知道有人要劫獄,我也知道就算守衛再森嚴也還是會有人混進去,

在所有事還沒發生之前我就知道裡面會被灌滿毒氣,而我們被迫撤離所有地獄裡的眾生。

可是我們也很清楚,一旦把這些阿飄放出來,世界必然會大亂。



但是夢就進展到恐怖份子(?已經潛進去,並且要脅放出毒氣就醒來了@@

我只是醒來有點意外地獄的樣子,感覺起來好像很不錯,

猜測應該不是他的全貌,或許只是前一兩層的情況這樣。

 


12/23

剛剛午睡夢到我們家山上被人家亂丟一堆動物...從獅子老虎到人類(???都有。

爸爸看到山上有老虎的時候建議我們處理一下,

可是我跟媽媽的意思是覺得除非危害到
(山上被野放的)人命才想去管他。

我只跟爸爸說:「那你以後上山做事的時候要小心一點。」

不料過了一下,還真的有人快要被攻擊了。媽媽很快地抓住老虎並且安撫他,

除掉了讓老虎生氣的寄生蟲並且哄他進籠子
0.0


後來場景變到教室,上國文的老師是BL文的名作家,我本來上得很開心,

沒想到媽媽大人又亂入進來旁聽。我明示暗示這門課的無聊,想讓媽媽大人趕快離開,

可惜媽媽大人表示對無聊的課程毫無壓力。

過沒多久老師果然放下課本開始講她的
BL小說,

我只好超級尷尬地跟媽媽大人解釋:「老師的主修是同性戀文學啦哈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