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187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現代小說(期中考)

 2. 請寫出小說 / 電影「巴爾札克與小裁縫」的閱後心得。
 
電影裡禁止看書這種事,台灣雖然沒有文革,

但是我想某段年齡層的世代,應該都有不准看課外書的共同記憶吧?

以前國中時,升學壓力正大,不比現在幸福的孩子們,老師還要百計千方鼓勵多閱讀。

那時的我們,每天每天想方設法地偷帶書去學校交換,

重視升學的班導還會一個一個地檢查書包,以免我們分心於課本以外的其他閒書。

上學的每一天都像諜對諜,藏書目前我覺得最棒的主意是當時的紙類回收箱,

如果人生中有一件事可以覺得「自己真是太聰明了」,那我一定會選這件事吧!

充分落實了「藏樹葉最好的地方是森林」和「進可攻退可守」的最高指導原則,

必要時還可以抵賴說是要丟掉的書哼哼。



除了在學校看書是不被允許的之外,在家裡有時媽媽盯著我們坐上書桌寫作業,

那時就會偷偷把閒書放在抽屜裡,等媽媽沒注意就拉開抽屜看,

可是最糟糕的莫過於一旦入迷就無法注意周圍風吹草動,然後就換得媽媽一掌巴在頭上。

我還記得小時候,被家人催促去睡覺,還偷偷摸摸地翻出武俠小說躲著看,

小阿姨走了進來看我睡了沒,被發現在偷看書的我心虛不已,正擔心會被申斥,

不想小阿姨卻報以理解地一笑:「看武俠小說會停不下來然後半夜不睡覺是很正常的。」

這時我才終於覺得果然德不孤必有鄰。



人真是一種奇妙的生物,曾經聽說過伍爾芙曾因為自己身為女性而被拒於倫敦大學圖書館之外,

然後說這個故事給我們聽的老師笑了:

「現在還要到考試才能把你們逼進圖書館,

果然還是應該要禁止你們去圖書館,才會有學習的熱忱呀!」

脫離了升學的競爭的我,終於可以盡情看書,

我也還是保有著相當程度的鉛字癖,

雖然我想我的書癮大概距離老師所謂的「學習熱忱」沾不上邊。

不過那種就算被禁止,就算被發現會很慘,也還是想看書的心情,也並非完全不能理解的。



這個故事裡,我沒有很喜歡羅明在遇上小裁縫時的想法。

我對那種奇妙的文化優越反感,因為自己來自都市,來自知識份子的出身,

就多多少少地看不起那裡的人事物,

所以認為自己應該要「改造」小裁縫:因為她雖然美,可是太土了。

我覺得就算羅明再喜歡她,抱持著這樣的心態,總是有點令人不舒服的。

這讓我想到了奧黛莉赫本演的「窈窕淑女」,好在羅明比起那位希金斯教授正常了不只一點半點。

但是羅明還是一心一意地喜歡小裁縫的,小裁縫相對之下,就被動了很多,無情了很多。

他們在一起得太自然了,反而看不出來小裁縫真正的心意;

到最後分開得也太輕易了,

讓人忍不住在想:

小裁縫究竟是曾經愛上過羅明呢?

還是一直愛的都是巴爾札克和羅明帶來的各式各樣精彩的外面的世界?

所以當離開成為可能,外面的世界或許可能觸及,她便頭也不轉不回來了。



但是無論如何,這些都隨著時間洪流滾滾,除了故人點滴心頭的回憶之外,再沒有了任何線索。
 
 
3. 一般認為當文學作品被創作出來,作品只有進入到與讀者發生關係的接受過程,

作品才能顯示出它的價值。請寫出自己及他人(或群體)被作品影響的經驗。

 
 我看到這個題目時煩惱了好久,是的,當然我曾經被各式各樣的作品影響過,

但是我實在是一個非常散漫的人物,所以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經驗,大多都是一些無聊的瑣碎小事。



我曾經因為一部漫畫「NANA」裡面的女主角之一娜娜,

她慣吸小雪笳的牌子是「
BlackStone」。

我因為這個緣故,根本不吸煙的我還是忍不住買了一小包雪茄,然後拆了封,

猶豫了良久,最後還是只把她放到抽屜裡成為芳香的人生肥料之一。

有時整理房間,打開抽屜,嗅吸到那種帶著櫻桃的菸草味,真是甜美得頹廢。



我也曾經因為另一本漫畫「青春男孩」裡面的日向萬里,而開始玩拼圖。

萬里是故事裡非常聰明而世故的男孩,他喜歡拼圖,而他拼起圖的樣子,說不出的寫意悠閒。

為此我也買了好些拼圖放在家裡,偶爾玩的時候卻沒有人家的半點瀟灑,

曠日廢時到最後終於受不了,不得不把那些拼圖在收回盒子裡躺。



但也因為這個題目,我終於被迫檢視自己曾做過的蠢事,還有做那些蠢事時的心態,

卻得出一個我自己也很驚訝的結論:我從沒想過其實我一直想成為像他們那樣的人。

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抽著雪茄的自己,能夠模擬出娜娜的獨立與才氣;

隨意地拼著拼圖的自己,能有些許萬里的悠閒與氣質。



我很意外我竟然曾經想透過這些瑣事,來讓自己更接近那些故事中的人物。


這時我才終於恍然我那些玩著角色扮演(Cosplay)的那些友人,

究竟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情去對那些小說人物、漫畫人物甚至電玩人物做那些打扮與模仿。

以前的我,就算跟著他們跑去會場拍照,跟著他們一起玩鬧,但總是抱著湊熱鬧的心思。

有一次其中一個朋友想拉我一起去玩
cos,丟了張估價單給我,

我才知道這些東西組合起來所費不貲。

那時我就納悶了,為什麼要花這麼多的錢,去進行這樣的展演呢?

我還曾經有個朋友,在結束了她的角色扮演之後,憤憤地對我說:

「現在有很多人,根本不認識這個角色,只是看到角色很漂亮,就隨便地
cos,真是亂七八糟!」

她那時的控訴,我懵懵懂懂不很了解,現在才真的更明白了點。



她們跟我一樣,都在試圖離自己的想望更近一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