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187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謝金蓮詩酒紅梨花(第三折)

 (太守引張千上,云)自從兄弟趙汝州來到,我著他在後花園書房裏安下。我如今待要下鄉勸農去也,則怕那秀才上朝應舉去的忙,等不的我回來。留下花銀兩錠。全副鞍馬一匹,春衣一套。你與秀才說知,道老夫再三傳示,若是他去遲呵,等我回來,親自送他。(張千云)理會的。(同下)

這時畫面回到太守,
太守這時要去民間勸農,吩咐了張千替趙汝州準備應舉的盤纏,
又說了如果他去得遲的話,就等太守先生回來之後親自送他。
(有這種朋友真是好呀)

(趙汝州上,云)自從那夜嬤嬤將小娘子喚將回去,並無一個信音。小娘子,幾時得和你再能勾相見也。今日在書房中獨坐,連張千也不見來問我的茶飯,好生納悶。(正旦扮賣花三婆上,云)老身是賣花的三婆是也。今日去太守家裏花園中去采幾朵花兒,長街市上貨賣的些錢物,養贍老身。須索走一遭去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則為我年老也甘貧,攜著個匾籃兒儼然廝趁,賣幾朵及時花且度朝昏。則被這牡丹枝、薔薇刺,將我這袖梢兒抓盡。見如今節遇三春,都不如洛陽丰韻。
【醉春風】這蜂惹的滿頭香,蝶翻的兩翅粉。原來是賣花人頭下一枝春,把蜂蝶米引,引。紅杏芳芬,碧桃初綻,海棠開噴。
(云)來到這太守家花園裏也,我與你采這幾般花兒去貨賣。采幾朵桃花,采幾朵海棠,采幾枝竹葉,采幾枝嫩柳,都放在這花籃裏。我且回去。(趙汝州做見科,云)三婆,你那裏去?你回來。(正旦做慌科,云)呀!兀的不唬殺我也。老身不知秀才哥哥在這裏。(趙汝州云)你偷的我這花兒那裏去?(正旦云)三婆不敢。(趙汝州云)你采這竹葉那裏去?(正旦云)哥哥,不爭你提這竹葉來呵。(唱)
【迎仙客】唬的我湘娥般灑淚痕,你休節外把咱嗔,虛心兒告他折了你甚本?也則為揉損了青枝,唬的我慌搓玉筍。你那裏便至本從根,哎,這葉兒又不曾傳芳信。
(趙汝州云)你采的我這桃花兒那裏去?(正旦云)不爭你提起這桃花來,三婆也有一節說。(唱)
【紅繡鞋】堪笑春風幾陣,一簾紅雨紛紛,飄香流水繞孤村。親引上俺天臺路,得見恁武陵人,哎,你一個阮郎直恁般狠。
(趙汝州云)你采這海棠何用?(正旦云)這海棠花不可戀他。(唱)
【石榴花】胭脂著雨色猶新,妝點出豔陽春。嬌滴滴似帶灑微醺,若是他夢魂,遇著東君。這花也端的多風韻,倚闌幹睡足精神。也曾高燒銀燭爭窺認,則為他無興上惱了詩人。
【鬥鵪鶉】這花兒曾鶯燕邀留,更有那蜂蝶鬥引。嬌似嫣紅,嫩如膩粉。你看何處園林不是春,我可便自暗曬。哎,你個折桂的書生,怎放不過偷花的婦人。
(趙汝州云)你要楊柳做甚麼?(正旦云)這楊柳,三婆也有說話。(唱)
【快活三】這柳呵則會在長亭畔嫋暗塵,陽關外送行人。渭城客舍鬥清新,休惹起我離愁悶。
【鮑老兒】我待請去章臺上做個故人,不俫乘著些柳色黃金嫩。若近些門映著水濱,枉把你個五柳先生問。伴的是和風習習,輕云冉冉,落絮紛紛。(趙汝州云)這幾般花,有甚麼好處?(正旦云)這幾般花兒,都不必戀他。聽三婆說咱。(唱)
【十二月】我和那海棠最親,羨的是柳葉眉顰,喜的是桃花噴火,愛的是竹葉如云。四般兒都值的幾文,則被你央煞俺窮民。
【堯民歌】你去那百花園內逞精神,哎,你個惜花人刁蹬煞賣花人。你一春莫厭買花頻,才見春來又殘春,繽也波紛。飛花滿綠茵,有多少東風恨。(趙汝州云)三婆,我有一瓶花,我看你認得麼?(正旦云)你將來我看著。

這時有一個賣花的阿婆出來,偷採了太守府花園的要去賣。
(是說太守先生你家花園是被當公園嗎?
正咩也來逛,阿婆也來偷採花。趙汝州你都不覺得奇怪厚?)
這時趙汝州抓到阿婆,兩人稍微對答了一下,
增加了趙汝州先生的植物常識(?。
此時趙汝州突然想到了前兩天正咩留下的花,想考考阿婆。

(趙汝州做取花科,云)兀的不是,三婆你看。(正旦看科,云)有鬼也,有鬼也。(趙汝州云)三婆,你見了這花,可怎生說有鬼也?你見甚麼來?(正旦唱)
【亂柳葉】則這一瓶花唬了我魂,悒悒的把身軀兒褪。俺孩兒正青春,猶兀自未三旬,直被他送的個病纏身,這便是災星進。
(趙汝州云)你這等慌做甚麼?(正旦云)誤了三婆賣花也,明日來和你說。(趙汝州云)三婆且休去,你且說與我。(正旦云)我說與你,則休害怕。(趙汝州云)你說來,我不怕。

趙汝州把花給阿婆看,阿婆花容(?失色,大叫有鬼,倉皇要逃命。
趙汝州很是納悶,把阿婆逮著問了一下。
阿婆說:我跟你說的話你會怕的啦!趙汝州說:沒在怕的你快說。

(正旦云)你道這花園是誰家的花園?(趙汝州云)這個是太守家的花園。(正旦云)不是太守家的花園,可是王同知家的花園。王同知有個女孩兒,為他要看那花,自家蓋了這所花園。到的是春間天道,萬花開綻,牆裏一個佳人,牆外一個秀才,和那小姐四目相覷,各有春心之意,不能結為夫婦。那小姐到的家中,一臥不起,害相思病死了。那小姐爺娘,舍不的他,埋在這花園背後。他那一靈不散,怨氣難消,長起一棵樹來,開的可是紅梨花。那小姐陰靈,近新來則纏攪的年紀小的。秀才,你道我是誰?(趙汝州云)你是賣花的三婆。(正旦云)我是李府尹的渾家。我有一個孩兒李秀才,為那城中熟鬧,無處看書,也借了他這花園看書。正看書裏,到這一更無事,二更悄然,到那三更前後,起了一陣怪風,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和我那孩兒四目相窺,各有春心之意,同到書房中,飲了幾杯酒。那小娘子便要起身,對秀才說:我無甚麼,明夜一樽酒一瓶花,與你回禮。到那第二晚間,俺那孩兒,又這般等他。到那一更無事,二更悄然,三更前後,那小姐引著一個梅香,將著一樽酒一瓶花,可來與俺孩兒回禮。在那書房裏詩詞歌賦,正飲酒中間,被他那嬤嬤撞見,那小姐一直的去了。我那孩兒不知道他是鬼,在那書房中一臥不起,害相思病死了。俺那孩兒在時,曾問他甚麼模樣,怎生打扮,我說與你聽咱。(唱)
【上小樓】他妝梳的異樣兒新,眉分八字真。口吐櫻桃,眼轉秋波,鬢挽烏云。那小姐,怕不有,千般兒淹潤,秀才也說著呵老身心困。

阿婆問趙汝州說:「你知道這是誰家的花原嗎?」
趙汝州說:「這是太守家的花園。」
阿婆說:
「你錯啦,這是王同知家的花園。
王同知有個女兒,早年害相思病死啦,她爸媽捨不得她,把她埋花園後面。
她陰魂不散,長成個紅梨花。
後來我有個小孩,是個秀才,第一個晚上遇上她,相約隔天見面,
隔天對方拿了一瓶花,一樽酒回禮,兩人飲酒賦詩被她家嬤嬤抓到,
那位小姐跟著嬤嬤走了。
我那個孩子卻因此犯上相思,過一陣子就死了。
我曾經問過我家孩子那位小姐的長相如何,我這就跟你說,她就是個超正咩呀!」


(趙汝州云)這一會兒,不由的我也害怕起來。(正旦云)呸!有鬼,有鬼。(唱)
【么篇】足律律起陣旋風,刮起那黃登登幾縷塵。正是那個婆娘,纏俺孩兒,狠毒冤魂。向這裏,又將待,要咱親近,拚的打您娘五千桃棍。(趙汝州云)三婆,你不說,我那裏知道。兀的不唬殺我也。(趙汝州做扯住旦科)(正旦云)我回去也。(趙汝州云)這花園不乾淨,得你在這裏伴我一伴也好。(正旦云)可不誤了我賣花。(唱)
【煞尾】俺孩兒一年來不得托生,秀才也你三更裏撞著鬼魂。俺孩兒三年光。景無人問。(帶云)哎,且喜波。(唱)可早有替代你的生天路兒穩。(下)

這時趙汝州也怕了起來,還想拉著賣花阿婆陪他一下子,
阿婆說要賣花就跑了。

(趙汝州云)三婆去了也。可怎生不見張千來?(張幹上,云)我往書房中看秀才去。(見科)(趙汝州云)張千,相公在那裏?(張千云)相公下鄉勸農去了。(趙汝州云)相公曾分付你甚麼來?(張幹云)相公去時,分付我來,說公事忙,有好幾時未得回哩。留下物件,著我交付與你。是花銀兩錠,春衣一套,全副鞍馬一匹。(趙汝州云)既有此物,張千,多多的拜上您相公,則今日我就上朝取應去也。(張千云)相公還有分付,說秀才去的遲,便等相公回來,與你面別。(趙汝州云)我只是不等他了。(詩云)我不別仁兄不為過,只為後花園裏難存坐。萬一紅梨花下那人來,可不與李家孩兒湊兩個。(張於隨下)

趙汝州好不容易等到張千到,
張千把太守臨走前的吩咐說了,
趙汝州像逃命似的決定馬上進京趕考。
張千還要說
太守交代了如果趙汝州去得晚了也無妨,就等等他回來送行。
趙汝州哪敢多停留,一秒都不敢多等地落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