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201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謝金蓮詩酒紅梨花(第一折)

摘自 http://www.xysa.com/xysafz/book/quanyuanqu/t-082.htm
蕭堯藝文網

謝金蓮詩酒紅梨花

第一折

(沖末扮劉太守引張千上,詩云)
寒蛩秋夜忙催織,戴勝春朝苦勸耕。人若無心治家國,不知蟲鳥有何情。小官姓劉名輔,字公弼。幼習儒業,頗看詩書。自中甲第以來,累蒙擢用,今除洛陽太守。某有同窗故友,乃是趙汝州,離別久矣。近日捎將一封書來與小官,書中的意思,說有謝金蓮者,欲求一見。小官在此,不知此女子是何人?張千,你近前來,我問你咱;謝金蓮是甚麼人?

劉太守跟趙汝州是要好的朋友,這時的劉太守收到了趙汝州的信,
信上提到有一個正咩叫做謝金蓮,趙汝州來找劉太守其實也是想要來看她。
可是這個勤懇於公事的劉太守就困惑了,
謝金蓮她哪位呀?於是就找了手下叫張千的來問問。


(張千云)好著相公知道,這謝金蓮是一個上廳行首。

張千回答說:「大人你有所不知,謝金蓮是一個名妓呀。」(張千你很常去風月場所厚?)

(太守云)原來如此。張千,你近前采,我分付你。(做打耳喑科,云)趙秀才來時,則說謝金蓮嫁了人也。門首覷者,若來時,報復我知道。(張千云)理會得。

劉太守聽了就吩咐張千說,如果趙汝州來的話,就說謝金蓮已經從良嫁人去啦,如果有看到趙汝州過來就一定要跟劉太守稟報。
張千答應了下來。

(外扮趙汝州上)(詩云)雖是文章出眾前,若無風月也徒然。請君試把嫦娥問,何事偏生愛少年。小生姓趙,雙名汝州。我有同窗故友是劉公弼,在洛陽做太守。我先將一封書,寄與哥哥,欲求謝金蓮相會一面。今日來到此處,則這裏便是哥哥私宅。門上人,報復去,道有兄弟趙汝州,特來相訪。

此時趙汝州上場,定場詩大意就是我文章寫得好而且我熱愛把咩。
他這會兒就是跑來洛陽找朋友劉太守(好啦說穿了你就是來找咩的啦)。

(張千報科,云)稟相公得知,有趙汝州在於門首。(太守云)道有請。(張千云)請進。(做見科)(太守云)兄弟,別來久矣。請坐。(趙汝州云)不敢。(太守云)張千,安排酒來,與兄弟把一杯拂塵者。(趙汝州云)哥哥,不勞賜酒。前日書中所云,專求謝金蓮一見。哥哥意下如何?(太守云)張千,喚將謝金蓮來,與兄弟相見。(張千云)相公不知,謝金蓮嫁人多時了也。(趙汝州云)這等無緣,既如此,小生告回。

張千去報了太守知道,迎請了趙汝州進來。
趙汝州見面就問正咩,劉太守就叫張千去找謝金蓮。
張千依照老闆吩咐,回話說謝金蓮已經嫁人。
這個有異性沒人性的趙汝州一聽就決定回家(喂。

(太守云)兄弟,你可不為我來!且休要去。張千,收拾後花園中書房裏,著兄弟安下,慢慢安排酒肴,與兄弟相敘去來。(下)(張千引趙汝州至後園科)(趙汝州云)嗨!我此一來,專為要見謝金蓮而來,不想他嫁了人。哥哥便留我在書房中安住,也沒甚麼興味。天色晚了也,張千,點過燈來。(張千云)燈在此,酒飯齊備了,請相公慢慢的自吃晚飯,小人回去也。(下)(趙汝州云)張千回去了,小生自飲幾杯咱。

劉太守趕快攔阻(兄弟你竟然不是為了我來的嗎?),把趙汝州留了下來,
安排住在花園中的書房裡,並且請他吃飯。

(劉太守你要這朋友做什麼?他有了正咩就不理你呀!)

(正旦扮謝金蓮引梅香上,云)妾身謝金蓮是也。奉相公的鈞旨,教我假妝做王同知女兒,往後花園逗引那趙秀才。梅香,這是那裏?(梅香云)這是太守家花園。(正旦云)梅香,咱去來。這早晚多早晚也?(梅香云)姐姐,這早晚初更時分了。(正旦云)是好花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恰才個滿目繁華,可又早落紅飛下,春瀟灑。苔徑輕踏,香襯淩波襪。
【混江龍】則在夕陽西下,黃昏啼殺後棲鴉。看一庭花月,幾縷煙霞。暮雨有情沾杏蕊,春風無處不楊花。我裙拖翡翠,鞋蹙鴛鴦,行過低矮矮這個荼藤架。我則見花穿曲徑,草接平沙。

此時謝金蓮上場,說明她是受劉太守的命令來假裝自己是王同知(同知是官名)的女兒。特別過來逗弄趙汝州的。

(趙汝州云)我恰才飲了幾杯酒,閑行幾步看花去。(正旦見趙科,云)一個好秀才也。梅香,我久以後嫁人呵,則嫁這等風風流流的秀才。(梅香云)沒來由嫁那秀才做甚麼?他有甚麼好處?(正旦云)這妮子是甚麼言語那。(唱)
【油葫蘆】秀才每從來我羨他,提起來偏喜恰,攻書學劍是生涯。秀才每受辛苦下載寒窗下,久後他顯才能一舉登科甲。秀才每習禮義,學問答。哎,你一個小梅香今後休奸詐,只說那秀才每不當家。(梅香云)秀才每幾時能勾發達?(正旦唱)
【天下樂】你豈知他那有志題橋漢司馬,怎不教人嗔怒發,是和非你心中自臨察。端的個無禮法,只管裏抵觸咱,梅香你記著我這一頓打。
(梅香云)姐姐,你待要嫁人,沒來由煩惱,怎麼便要打我?我有甚麼罪過?(正旦云)這妮子,誰煩惱也?(梅香云)你煩惱哩。(正旦唱)
【那吒令】這妮子我問著呵,沒些兒個勢沙;這妮子道著呵,將話兒對答;這妮子使著呵,早裝聾做啞。潑賤才,堪人罵,再休來利齒能牙。(梅香云)我說甚的來?(正旦唱)
【鵲踏枝】你可又不謙下,可又不賢達。迸定個醃臢不良鼻凹,醜嘴臉渾如蠟渣,直恁般性格兒謅吒。
(云)梅香,你那裏知道秀才每事,聽我和你說咱。(唱)
【寄生草】我這裏從頭說,你那裏試聽咱。有吳融八韻賦自古無人壓,有杜甫五言詩蓋吐人驚訝,有李白一封書嚇的那南蠻怕。你只說秀才無路上云霄,卻不道文官把筆平天下。

趙汝州正在喝酒看花,此時謝金蓮看到趙汝州,
就跟著她的丫鬟梅香故意假裝聊天,
拍了所謂「秀才」一堆馬屁。

(趙汝州做驚見旦科,云)呀!一個好女子也。不知誰氏之家?怎生得說一句話,可是好也。(正旦唱)
【後庭花】俺將俏書生去問他,又怕這劣梅香瞧見咱。俺這裏有意傳心事,他那裏無言指落花。爭奈我是女孩兒家,做這一場活靶,可不的被傍人活笑殺。
(趙汝州云)請問小娘子誰氏之家?姓甚名誰?(正旦唱)

然後趙汝州一聽之下,以為知己,
又看到是正咩,就趕快過去搭訕了:「安安幾歲住哪給虧嗎?」

【金盞兒】這秀才忒撐達,將我問根芽。妾身住處兀那東直下,深村曠野不堪誇。俺那裏遮藏紅杏樹,掩映碧桃花。兀良山前五六裏,林外兩三家。(趙汝州云)小娘子,你端的誰氏之家?(正旦云)妾身是王同知之女,今夜晚間,因看花來到太守花園裏,不想遇著秀才。敢問秀才姓甚名誰?(趙汝州云)小生是太守相公的表弟趙汝州是也。小娘子既到此處,到我書房中飲幾杯,有何不可?(正旦云)既然如此,同到書房中攀話去咱。(做進書房科)(趙汝州云)小娘子不嫌褻瀆,請滿飲一杯。(正旦云)秀才請。(趙汝州云)難得小娘子到此,多飲幾杯。(正旦唱)
【醉中天】笑哈哈捧流霞,我羞怯怯怎酬答。也不知前世今生甚的緣法,相會在花枝下。可知道劉郎喜殺,又值著我玉真未嫁,抵多少香飯胡麻。(趙汝州云)小娘子,今夜幸得相會,但不知後會何時?實難為別。(正旦云)妾明夜晚間,將一樽酒一瓶花,與秀才回禮。(趙汝州云)小生來日晚間專望也。(正旦唱)
【賺煞】這早晚二更過,初更罷,撲粉面香風颯颯。夜靜歸來路兒滑,露溶溶濕潤衣紗。哎!你個解元嗏,覷著這幾朵梨花,更一片銀河隔彩霞。貪和你書生打話,暢好是兜兜搭搭,因此上不知明月落誰家。(下)
(趙汝州云)小生慚愧,有緣遇這個小娘子,許我明夜再會。果然若來時,和他吃幾杯兒酒,添些春興,扢搭幫放翻他。小娘子,只怕你苦哩。(下)

於是謝金蓮就照著劉太守的吩咐,
把假身份報給趙汝州知道。
兩人進了書房聊天喝酒,約了明晚再帶一樽酒一瓶花答謝,
趙汝州這人渣卻已經想好隔天要把人家灌醉撿屍了
(這死變態最後一句超猥褻)。
(「扢搭幫放翻他」不管怎麼想都找不出更正直點的意思了我想= =。)

古代的所謂風流跟下流怎麼差不多呀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