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176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轉錄) 不會游泳的人魚

他,是不會游泳的人魚。   自小開始,他就不會游泳。   明明游泳是海洋生物的天性,更何況他還是海洋生物游泳最快的品種-人魚。但他就是不會游泳,就像天生哪裡缺了一塊鰭還是鱗片導致讓他不會游泳,只能依靠哥哥姊姊的幫助之下去上學、逛街或者是到達家裡的任何地方。   同學笑他是『海洋生物之恥』,王上理應處死他以避免被看笑話,即使他是王子,人魚族中最小的孩子,身上流著王家的血液,也不應該成為讓王族蒙羞的人。   他不懂:只是不會游泳,又怎麼樣呢?   他比一般的魚群或者是人魚更能夠體會海洋的語言,包容生命起源的海洋母親會親暱地在他耳邊談笑,細語她的擔憂。   放鬆自己的身體,他將一切交給海洋,就像知道他的心意改變海流,隨意漂流,即使無法依靠海流讓自己可以到達自己想要的地點。   輕輕的、輕輕的靜下心來凝聽海洋的聲音。   噗通--   海洋告訴他:有東西落入海中,是海洋生物的敵人。   「是垃圾?還是污水?」他說。   『不,是人類的孩子,雌性。』   不會游泳的他,意外的在海流上撿到了一個孩子,緊閉的雙眼有著長長又濃密的眼睫毛,如同洋娃娃精緻的臉蛋和紅唇因失溫而漸漸發白,他知道如果任其漂流,這孩子很快地就會永遠不再呼吸。   「要救嗎?」情感告訴他不能見死不救,但同時心中的警鈴大響,「這樣好嗎?她是人類,是海洋的敵人。」   在掙扎之中,人魚選擇救了人類。   縱然他不會游泳,還是能讓自己的浮於水面之上,讓人類可以免於溺水之苦,最後只要隨著海流漂到岸上就可以了。   在幾分鐘之後,他和她來到岸邊。他輕輕的將失溫的人類孩子放在空無一人的海灘上,似乎是感應到自己的生命不再受到威脅,女孩不再發抖,平穩的沉睡著。   「喂!好像有人躺在岸邊。」遠處的成年男子注意到海灘上的情況,急忙跑來。   但在讓成年男子到達之前,人魚早就已經躲了起來,偷偷的注視著一切,女孩始終沒有醒來,被成年男子送到了醫院急救,看到女孩生命不再堪慮,他靜靜的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   回去後的他忘不了水面上的人類女孩,但是他確定那不是童話故事中的『一見鍾情』,因為他不是童話故事中的人魚公主,沒那麼自我感覺良好也不相信愛情。   幾天後,他又來到了海灘邊,看到了那日的女孩坐在輪椅上望著海洋,似乎在找他。   原來,他在意的是那個女孩不能走路。   走路是人類的天性,不能走路的女孩是否和他一樣受到歧視和排擠呢?是否曾經被孤單與寂寞給打敗了呢?同樣失去天性的他有好多問題想要問女孩。   溫柔的海洋母親怎麼會不知道人魚王子的心思呢,如同惡作劇般的將人魚王子推向了海灘,連一點兒心理準備都沒有給。   『「啊」』雙方都驚呼了一聲。   看到女孩的那一剎那,他就知道那是海洋母親的惡作劇。   「你是人魚?」女孩驚訝的說。   「對,可是我不會游泳,很奇怪吧?」   聽到人魚王子的回答,女孩噗哧一聲笑了,「並不會,因為我是不會走路的人類。」她指著自己的雙腳說。   「不會游泳的人魚王子遇上了不會走路的人類女孩,噢,這真是一個天大的巧合!」人魚王子為這種情況下了一個結語。   女孩笑了,遇上了一個不會游泳的人魚王子,就算說出去了也會被人笑說是天方夜譚,因為對人類來說,人魚是『不可能』不會游泳的。   男孩笑了,遇上了一個不會走路的人類女孩,就算說出去了也會被魚笑說是天方夜譚,因為對魚群來說,人類是『不可能』不會走路的。   男孩和女孩,人魚和人類,同樣的失去了自己天性,嘻笑著海灘上說著和自己有關的事情,遇到的有趣的事物,最後女孩問他:「你都自己一個人嗎?家人都不擔心嗎?」她記得,魚群是群體行動的。   「因為我喜歡一個人,但我現在不是了。」   「我也是。」她這麼說。   從那天以後,不會游泳的人魚王子經常依靠洋流來到海灘,希冀著可以找到那位不會走路的人類女孩,遇上了便聊著天,有時一起大笑,有時一起大哭,他覺得自己和女孩會是很好的朋友。   女孩也這麼想。   但是,跨越種族的友情與愛情是很難存在的,紙張終究包不住火,事情被王族和長老們發現了,長老們悲憤的向王上訴苦:人魚王子竟然踏上了和人魚公主一樣的路,愛上了陸地上的可惡人類。   比不會游泳還要受到恥辱。   王族和長老們都不諒解,不管人魚王子怎麼辯解,他們總是說王子愛上了不該愛的人,逼迫人魚王子一定要和那女孩切斷關係,不然就要那女孩的生命來換取人魚王子的游泳能力,因為他們相信巫師的話勝過於人魚王子。   「這真是太扯了--!明明只是純粹的交朋友,關他們屁事呀!」人魚王子對著海洋母親訴苦。   『孩子,或許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她只能柔聲安慰滿嘴抱怨的人魚王子。   「巫師的話會比我這個王族還要受人信用嗎?」   『他們不相信與人類有著深厚感情的你。』更何況你還向人類學了一堆奇怪的人類用語。   人魚王子煩躁的揉揉自己的頭髮,心裡想著這時候人類都會說什麼。 嗯,應該是『去x的』。 人魚王子很煩燥,長老們和父兄的警告猶言在耳,苦悶的只好再度來到海灘邊等待那名女孩,女孩依約到達地點,隔著一段距離交談著。   想要掩飾心中不安的人魚王子扯著笑容聽著女孩的生活,卻逃不過女孩的眼睛,精明的她詢問人魚王子:怎麼了?   在女孩一再的詢問之下,人魚王子只得把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訴人類女孩,包括巫師的威脅,聽完後她只是嘆了一大口氣說:「這一天總該來了。」   女孩不相信童話故事,但她相信跨越種族的任何情感是很難生存的。天下哪有不散的筵席,這件事情她一直放在心中,只是沒想到卻來得這麼快。   「這一天,不該來的。他們用這種理由來切斷我們的友情,這並不公平。」人魚王子氣呼呼的連臉上都難得出現了紅色。   「我知道我不能走路,如果我的生命......」   「別說了!不會走路又怎麼樣?不會游泳又怎麼樣?難得因為不會走路不會游泳就要犧牲自己嗎?我才不相信!」   「你說的沒錯,上帝關上了門,肯定會為了我們開一扇窗,我們又何必這麼消極?」   「什麼上帝什麼的......」人魚王子對於人類女孩說的話感到困惑,因為這太複雜了。   女孩聽到人魚王子的問題,笑著說:「意思就是沒有腳我們還有手。」   「啊!沒錯,我可以用手來游泳!」   「那麼,我豈不是可以用手來走路?」   「當然可以呀。」人魚王子回答的理所當然。   女孩聳聳肩,或許終有一天,人類的科技可以讓自己的手代替自己的腳來走路也說不定,但現下他們要煩惱的是:種族和平。   煩惱是一個接著一個來,人魚王子的個性在幾天的相處下來她很清楚,她知道人魚王子是不會對王族和長老們妥協的,但是該怎麼做才會讓事情圓滿呢?想了又想,一個突如其來的想法閃過她的腦海裡,於是她對著人魚王子說:「吶、你聽我說,也許我們該說再見。」   「說什麼再見!我不准!」人魚王子又再度激動了起來。   說什麼都行,就是不准說再見!   眼前的人類女孩可是他第一個朋友耶。   「唉呦,再見就是『再見面』的意思。」女孩慢慢的對著人魚王子解釋。   「我不懂。」   「我指的是也許該給彼此一段時間證明。」   「證明什麼?」   「證明自己的存在,證明即使跨越種族也可以產生友情,但光靠我們是不夠的,我們必須成為種族中影響他人的人,將我們的想法散播到全世界。」   「呃,那要多久?」   「不知道。」   「不知道?那妳還說?」   「所以,這是有時間壓力的喔,因為人類的壽命很短,但是人魚的壽命很長,為了讓我們實現這個願望,我們必須暫停見面,況且大海給予我們恩惠,人類卻讓海洋充滿污染,海洋生物會這麼厭惡我們是正常的。」   他思考了一會兒,最終不甘願的答應了女孩,離開了水面之上,回到了水面之下,悶悶不樂的按照王族的規矩行事,所有人都以為王子不再令王族丟臉,也就不把對付人類的事情放在心上。   但是,海洋的垃圾並沒有因此而減少,卻也不再增加。   五年後,他聽到了女孩用優異的成績拿到了博士學位,並且著手推廣愛護海洋。   十年後,他聽到了女孩發表一項關於海洋的論文演說,得到了諾貝爾獎。   十五年後,他聽到了女孩有了家庭,有了孩子。   二十年後,他聽到了女孩成為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理。   同時,海洋覆蓋了陸地,人類為此所苦,於是向海洋求和,共商大計。此時的人魚王子早已經是國家的繼承人,海洋之王。   他代表著國家前往,女孩則是代表著人類,此時的他們各有自己的生活,不同的位子,女孩已經是個成熟的女人,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痕跡,卻不減當年的美麗;男孩已經是個穩重的王儲,歲月並沒有在他臉上留下什麼,他的臉蛋恍若當年,依舊不變。   「妳會走路了嗎?」人魚久年未見後的第一句話就是這麼問。   「不,我還是個不會走路的人類,你呢?」   「我?一樣還是不會游泳的人魚呀。」   「那麼?為什麼要這麼久才見面?」   「我忘了。」   「我也忘了。」   時間是會沖淡一切的,不會游泳的人魚和不會走路的人類女孩早就已經忘記初衷,依舊還是二十年前的他們,他們握手簽約,相視而笑,因為現在的他們已經有能力影響他人,即使依舊失去天性,只要持續往前走,終究會有結果的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