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176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左傳故事--讓國始終。

「吳太伯,太伯弟仲雍,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曆之兄也。季曆賢,而有聖子昌,太王欲立季曆以及昌,於是太佰、仲雍二人乃餎荊蠻,文身斷發,示不可用,以避季曆。季曆果立,是為王季,而昌為文王。太伯之餎荊蠻,自號句吳。荊蠻義之,從而歸之千餘家,立為吳太伯。」--史記吳太伯世家第一

這要從比周朝更早以前說起,
這是周文王的爸爸季歷那個時候的故事。
季歷的爸爸叫做「古公亶父」,也就是周太王,他有三個兒子,
分別是太伯、仲雍跟季歷。
因為季歷非常有才德,而且季歷的兒子姬昌也很了不起,
所以太王就想要立季歷繼位。

可是以嫡長子制度來說,位置要傳給太伯才對,
太伯知道父親的心意,就藉機說要上山去採藥,然後拉著仲雍一起離開,不知所終。
後來周太王過世,季歷就很努力地去找到了兩個哥哥,
最後在吳越荊蠻之地找到,那兩個人已經斷髮紋身,沒辦法請他們回來擔任國君了,
季歷只好即位。
但是因為太伯是非常有仁德的人,當地的人都非常尊敬他,就立他為國君,
這就是吳國的開始,因為讓國而成就。

後來一路傳到春秋時代,國君壽夢有四個兒子,分別是諸樊、餘祭、夷昧和季札。
季札滿有名的,就是季札掛劍那個季札先生。
壽夢比較喜歡季札,而且不要說是壽夢了,兄弟們也都喜歡季札,所以想要把王位讓給季札。
「吳子諸樊既除喪。將立季札。季札辭曰:「曹宣公之卒也。諸侯與曹人不義曹君。將立子臧。子臧去之。遂弗為也。以成曹君。君子曰:『能守節。』君義嗣也。誰敢奸君。有國非吾節也。札雖不才。願附於子臧。以無失節。」固立之。棄其室而耕。乃舍之。」

壽夢過世之後,諸樊想要把王位讓給季札,可是季札不接受。
再堅持要立他為國君,他就跑去耕田,只好放棄了這個打算。

這樣就沒了嗎?哪有那麼簡單。他的好哥哥諸樊就想了個點子。
「十三年,王諸樊卒。有命授弟餘祭,欲傳以次,必致國於季劄而止,以稱先王壽夢之意,且嘉季劄之義,兄弟皆欲致國,令以漸至焉。季劄封於延陵,故號曰延陵季子。」--史記吳太伯世家

他老哥覺得既然不照著順序的話,季札不願意接受,
那就照順序吧!
所以諸樊就放棄了嫡長子,選擇兄終弟及的方式。
跟弟弟們約定好,自己若是死了,就傳位給二弟,二弟若死了,再傳給三弟,
最後總會傳到季札手上吧!

到了三哥夷昧的時候,季札就過著到處出訪的有趣生活。
他跑去魯國,請魯國演奏很多很棒的古樂,
聽其樂知其政,這傢伙發揮了像神之水滴裡男主角那種功力,
光聽音樂就知道在演奏那一首歌還有當時風土民情。
跑去齊國跟晏嬰開講,跑去鄭國跟子產一見如故,又去衛國跟晉國,準確地評論了時政。

後來夷昧二年的時候,吳王派人去晉國出訪。
「吳子使屈狐庸聘于晉,通路也。趙文子問焉,曰:『延州來季子,其果立乎?巢隕諸樊,閽戕戴吳,天似啟之,何如?』對曰:『不立。是二王之命也,非啟季子也。若天所啟,其在今嗣君乎?甚德而度,德不失民,度不失事。民親而事有序,其天所啟也。有吳國者,必此君之子孫實終之。季子,守節者也。雖有國不立。』」
晉國的趙文子問使節屈狐庸說:「看來上天是要立季札吧?不然諸樊跟餘祭都意外往生了。」
使節說:「不會立季札的。二王之死不是因為天要立季札,而是二王的命運。
如果上天要立誰,那一定是我們現在的國君。
他很有德行也能幹,所以能擁有這個國家的,一定是這個國君的子孫。
季子是守節的人,就算有國他也不會想被立為國君的。」

「四年,王餘眛卒,欲授弟季劄。季劄讓,逃去。於是吳人曰:「先王有命,兄卒弟代立,必致季子。季子今逃位,則王餘眛後立。今卒,其子當代。」乃立王餘眛之子僚為王。」
後來,夷昧過世,這裡史記的時間點跟左傳不一樣,
左傳大概算起來是在位17年,而史記上是在位4年。
夷昧過世要讓給季札,季札不肯,就跑走了,吳人就立了夷昧的兒子僚為王。

可是這裡就產生了問題,諸樊的兒子怎麼辦?
當初自己的老爸是想讓給四叔,四叔不收的話當然應該是自己得位呀,怎麼會輪到老三的兒子呢?
所以就發生了後來的亂事,有人說吳國以「讓國始,讓國終」就是這麼來的。

「員如吳,言伐楚之利於州于。公子光曰:「是宗為戮,而欲反其讎,不可從也。」員曰:「彼將有他志。余姑為之求士,而鄙以待之。」乃見鱄設諸焉,而耕於鄙。」
伍子胥的爸爸跟哥哥都被楚王殺了,就跑去吳國遊說吳王。
公子光,也就是諸樊的兒子,就說:「伍子胥是為了替家人報仇,不可以聽信他的話。」
伍子胥聽了之後就知道公子光有其他的念頭,就決定為他去找了專諸並且等待時機。

「吳子欲因楚喪而伐之,使公子掩餘、公子燭庸帥師圍潛,使延州來季子聘于上國,遂聘于晉,以觀諸侯。楚莠尹然、工尹麇帥師救潛;左司馬沈尹戌帥都君子與王馬之屬以濟師,與吳師遇于窮,令尹子常以舟師及沙汭而還。左尹郤宛、工尹壽帥師至于潛,吳師不能退。吳公子光曰:「此時也,弗可失也。」告鱄設諸曰:「上國有言曰:『不索,何獲?』我,王嗣也,吾欲求之。事若克,季子雖至,不吾廢也。」鱄設諸曰:「王可弒也。母老子弱,是無若我何。」光曰:「我,爾身也。」
夏四月,光伏甲於堀室而享王。王使甲坐於道及其門。門階戶席,皆王親也,夾之以鈹。羞者獻體改服於門外,執羞者坐行而入,執鈹者夾承之,及體,以相授也。光偽足疾,入于堀室。鱄設諸寘劍於魚中以進,抽劍剌王,鈹交於胷,遂弒王。闔廬以其子為卿。季子至,曰:「苟先君無廢祀,民人無廢主,社稷有奉,國家無傾,乃吾君也。吾誰敢怨?哀死事生,以待天命。非我生亂,立者從之,先人之道也。」復命哭墓,復位而待。吳公子掩餘奔徐,公子燭庸奔鍾吾。楚師聞吳亂而還。」

吳王僚要攻打楚國,結果大軍被困住無法退後,
剛好季札被晉國邀請去訪問。
公子光就發現機不可失,就找了專諸說:
「我才是正統的王嗣,如果大事得成,就算季札從晉國回來也無法廢除我。」
專諸說:「我可以幫你殺王,但我還有老母幼子,沒有我的話該如何呢?」
公子光說:「我會把他們當成自己親人一樣照顧的。」

公子光就請吳王僚吃飯,然後偷偷埋伏甲兵在地下室。
吳王身邊門邊階梯上一直到道路上全是王的親兵,
上菜的人要脫光光換了衣服才能進去上菜。
不但如此,在這段上菜的路上,衛士還拿著劍挾持著waiter到王的面前,真的是非常小心了。
專諸就把劍放在魚裡面,抽劍刺殺了王的同時自己也被衛士殺死。
王被殺死之後,公子光繼位,就是吳王闔廬,並且立專諸的兒子當卿大夫。

季札回來之後,說:
「只要對社稷無危害,人民有主,就是我的國君,我能怨什麼呢?
對死去的感到悲傷,然後侍奉活著的人並等待天命。
並非我生了亂事,服從被擁立的人才是先人的道理呀。」<--亂翻
他就命人去吳王僚的墓前哭墓,並回到原來的位置等待王命。



從季札讓國逃去,位置給了吳王僚之後,
故事就變得古怪而蹊蹺。

我本來覺得這傢伙一意守節,渾然不管未來遇到的困境,
還敢說這亂不是由他而生,不但可惡而且根本名過其實,
傳聞多有才德只怕相當有限。

後來看了他周遊列國時的諸般作為跟想法,確實地感覺到季札真的是個聰明人。
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沒有想到他讓國給吳王僚會發生的種種問題呢?
我第一個想到的原因是:「這個問題到他手上也還是會發生。」
如果接了王位只是把自己攪入渾水而已,到時他的兒子跟公子光的問題也還是存在的。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
這種人物,在他在位的時候就可以把事情安排妥貼,
反正本來位置就不是自己的,安排留給公子光繼位也不是怎樣的難事,
而且季札本人就已經不甚在意王位了,更何況還為自己的小孩打算?

那為什麼他還堅拒王位?
為什麼伍員選擇公子光而非吳王僚?
為什麼吳王明知危險還要備著甲兵赴宴?
為什麼季札你,在大軍被困的當下,跑去晉國讓公子光有可趁之機?

我把這些跟我媽媽討論之後,
媽媽跟我說了一個答案。
不知道大家會是怎麼想的呢?










=========================================================

「諸樊雖然想讓國,但我認為那個老三根本不想讓。」
「而且季札也是聰明人,他早就知道夷昧只想給自己的兒子,所以他就成君之意。」
「如果他不這麼做,死的就會是他。
事實上我覺得那個前面那兩個死得也太順序了點,搞不好都是老三害死的。」
「事實上連出使的那個使臣都知道夷昧的心意。」
「季札一定也知道他不能接那個位置,但只要他不接,公子光跟僚的問題就會存在。」
「所以他趁這時候離開吳國給他們兩個有一個解決問題的機會。」
「吳王僚難道不是也想趁這機會解決掉公子光嗎?只是差別在公子光更早動了手而已。」
「既然早就知道這樣的結果,誰繼位對他當然都無所謂。所以哀死事生,他能做的也只有這樣。」
以上是我娘的答案,個人覺得非常強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