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176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歷史題目

 1.       宋代瓷器器型受到金屬器影響,這種影響讓宋代出現「細瓷」。請說明(1)宋代瓷器為何深受金屬器影響? 2)受到金屬器影響下製作方面出現哪些改變?

宋代距離金銀器十分發達的唐、五代不遠,不論在器形或裝飾手法上,宋瓷的製作或多或少都有金銀器的影子而更加簡化與柔和化。唐、五代金銀器的製作深受異國影響,到了宋代,則在政治局勢變遷之下,與異域的接觸較之前朝明顯大為減少,然而製瓷工匠們仍能見到許多前朝的遺物而從中獲得靈感與學習的對象;宋代的經濟已經十分發達,出現了一批富有的階層追求奢侈品,或許是銀器不夠用,讓他們企圖從精緻的瓷器中找尋補充品;而且當時採煤工的挖煤,使得燒瓷所需的合適黏土更易取得。因此細瓷便迅速發展起來,這些細瓷通常都是在日常生活中被使用,而非使用在墓葬。

在宋代,定窯器與銀器的組合也在下層階級的墓葬中發現,這可從江蘇張同之妻墓中出現了四件銀器與兩件定窯銀扣碗得知,表明了當時市場對這種器皿需求的膨脹。

 當器皿被塑出極勻且薄的器面時,要如何燒製便是一大問題。

早期的瓷器的碗壁都相當的厚,因此可以用圈足方式站立燒,但到了睌唐瓷器的碗壁漸漸變薄,因此站立燒製碗將會歪曲。

因此如要製作出如同定窯的凹刻紋瓷碗的薄度,就必須要有新的燒製技術。

一般來說,會在薄的瓷碗未施釉的碗口覆蓋一青銅墊圈,器口施釉倒置時碗會沾黏在匣鉢,器口不施釉是為了倒置來燒,這樣可防止瓷碗因為重量的關係碗面彎曲,這種燒製方法就稱為覆燒。

覆燒的顯著特點便是它有一個赤裸的口沿與支撐物。

這些支撐物顯示出碗在進行燒製時必須靠著一種能跟著它熱漲冷縮的材料支撐,所以這個支墊必須是用與器皿同一種黏土製成的,由於這個支撐物是用燒瓷的原材料做成的,因而大量黏土會採集並提煉供給窯作為支撐物,這些支墊物被層層疊堆放,就會出現燒製數量相當的器物。

同尺寸的環形支墊物內層層套疊堆放的碗在製造時需要相當大的精確度,因而會採燒置大量器皿的方式,便出現塑模。

在這些定窯器上可發現,塑模技術首先運用生產這些像銀器形狀的容器,生產出有著薄薄的器體和適於在窯內套疊堆放的固定尺寸。

漸漸地更加複雜的造型出現了,如類似用於金屬器造型的蓮形盤和邊緣凸起的塑口被塑成,最後塑造出凹弧飾,就這樣慢慢地瓷器更加接近金銀器。

為了覆燒,器口不施釉因而稱為芒口。

一般較講究話,會在芒口加金屬邊,以掩飾缺陷。

不過這種鑲金屬邊的器皿早在定窯時期之前就出現了,隋代公主墓中出現一只玉杯鑲金邊。

有些口沿施釉的陶瓷器也會以貴金屬來鑲邊。

所以加金屬邊的器皿有時並不是掩飾缺點,而是在抬高它的價值。

當統治者喜歡什麼,將什麼材質的東西當成寶貝時,便會出現模仿它外型的陶瓷器供社會大眾使用。

因此商、周時期的青銅時期,與接替青銅的金銀器等,都曾出現模仿它的陶瓷器。

 

 2. 在中國青銅器一直都被認為是極貴重的物品,然,此器為何如此珍貴?在中國青銅器的製作方法有哪幾種?墓葬中青銅器的作用為何?如何呈現?為何西周早期,寶雞以東地區的青銅器地方性消失了?(四問取三題考)

1. 原料珍貴

原料取得不易,而且原料又是製作武器不可缺乏的材料。原料的珍貴性可從君王將這原料當作賞賜的物品,贈與重要的貴族可知。如此重要的材料在當時被拿來製作一些器皿,可顯現出這些器皿的珍貴性。

原料取得不易之因:

根據地質學家與歷史學家的研究,當時安陽附近並沒有銅與錫的礦脈,要取得這兩種金屬,必須長途跋涉數百公里,這些礦脈很可能是由不隸於商、甚至敵對的方國掌控。商王必須組織軍隊,經歷一番爭戰之後才能取得採礦的權利;如果我們再考慮到探勘要技術、挖礦的工人要吃飯、把銅礦運回安陽更需要護衛,那麼也難怪青銅是一項耗資繁重、只有國王才能涉足的產業了。

2.       製作過程中消耗的勞動力與製作方法的複雜性,增加了青銅器的價值。(中國青銅器製作採用的是複雜的塊範法,而不是失蠟法)

塊範法

是商周時代最先採用的,是應用最廣的青銅器鑄造法。以鑄造容器為例,先製成欲鑄器物的模型。模型在鑄造工藝上亦稱作模或母範;再用泥土敷在模型外面,脫出用來形成鑄件外廓的鑄型組成部分,在鑄造工藝上稱為外範,外範要分割成數塊,以便從模上脫下;此外還要用泥土製一個體積與容器內腔相當的範,通常稱為芯,或者稱為心型、內範;然後使內外範套合,中間的空隙即型腔,其間隔為欲鑄器物的厚度;最後將溶化的銅液注入此空隙內,待銅液冷卻後,除去內外範即得欲鑄器物。

(失蠟法

指用容易熔化的材料,比如黃蠟(蜂蠟)、動物油(牛油)等製成欲鑄器物的蠟模,然後在蠟模表面用細泥漿澆淋,在蠟模表面形成一層泥殼,再在泥殼表面上塗上耐火材料,使之硬化即做成鑄型,最後再烘烤此型模,使蠟油熔化流出,從而形成型腔,再向型腔內澆鑄銅液,凝固冷卻後即得無範痕,光潔精密的鑄件。)

在黃河流域的青銅器時代,供奉祖先的重要性已經被這些器皿的精巧技藝所證明,這些青銅器雖在陽世中使用,但它們似乎也必須讓死者在陰間繼續侍奉祖先來用,因此青銅器的數量與質量和其本身的工藝,都是與祖先有關,更重要是如何接近祖先的觀念的重要蹤跡。青銅禮器組合中含有更多特別的意思,其中唯一重要的思想是祖先為社會的基本組成部分。

所謂的社會是按世代來安排階級的,這種階級觀念在每次履行宗教儀式時都象徵性得到增強,因此宗教典禮本身及其產物可以確定社會、死者與生者的觀念。墓葬中的隨葬品是可以相互比較的。從商周遺留下來的青銅禮器可知,這些禮器通常是一起出現的,而且是屬於一個家族成員的,或是屬於一個階級地位較高的個人所有。在那個時期單個禮器類型與成組的同樣類型,都可以顯示出標準的,這是因為禮器是根據已知的規則來製造和使用的。容器的形狀與裝飾似乎是有某種特別意義的,因為每件禮器種類似乎可以被詳細規定,透過其形狀與紋飾,從這些紋飾上的密碼說明了,它們在一起使用是有意義的,為了某種特定的宗教儀式。這些因素與改變都是因為在宗教儀式中多出了觀眾的因素,這些觀眾是祖先們,這些紋飾標示出墓主與一個地區或其他地區的關連,或是與過去的關係,以此顯示墓主的身分,更告訴祖先們,死者與他們的關係,祖先們可以透過禮器的風格與器形知道供奉者與他們的關係這青銅器呈現出來的不僅是與此生有關訊息,也表示了與陰世有關,這靈魂的世界嚴格的模仿了現實世界。一個完整的墓葬是將一系列廣泛的活動加入的,一個精心建構的墓葬呈現的是一種生活,因此墓葬中的器物是最好的東西,而這些東西通常是應該出現而不是實際上要出現的,所以是具有理想性的。確切的說,我們應該把墓葬中的隨葬品,和他們所引起的活動,盡可能看成是,用最好的可能材料為來世生活提供的最好的可能設施。所以在商周墓葬中可發現為數眾多的青銅禮器、戰車與武器、玉雕、樂器與侍從等,從這些東西發現了一個相當詳細與明確的陰間世界,這個陰間世界是一個完全模仿真實世界的,而且從這些器物上皆可發現銘文存在,可知這些東西皆為禮器的一種,因此它們的出現不但表示墓主的地位,還是讓祖先們知道他們間關係的方法。

商代與西周早期的青銅器都是用來表現使用者的身分地位的,它的表現方式各有不同:

(一)商(以婦好墓、第18號墓與198號墓相比)

商朝時期的青銅器都出自墓葬,從這時期墓葬中的青銅器發現,數量多、尺寸大、裝飾複雜給人尊貴的感覺。

1.       不同社會地位也決定器皿的不同尺寸

    大型青銅器占有的空間極大,而且從外觀上更能呈現出不朽的感覺。因此在婦好墓中二百多件的青銅禮器中,有很多高度超過六十公分與繁複的裝飾紋飾;18號墓中只有二十四件禮器,而且每件高度多比不上婦好墓,至於198號墓只有三件容器。

 

2.       裝飾的繁複與否與等級相關

    婦好墓中的斝裝飾複雜且相當的高大,18號墓中的雖也有裝飾但沒婦好繁複,且比婦好墓中的矮一半,198號墓中的則是一個未裝飾的斝。所以,一個社會階級高的人物能夠支配任何器物類型中最引人注意的樣式,因此在階級高的墓葬中器皿的樣式最多。

3.       形制普遍,數量就與階級有關

如果器皿是適於各階層的墓主的話,那階級地位越高的墓中,我們可以發現的數量會越多,對於此我們可以從在婦好墓出土的觚與第18號墓中出土的觚就可知(圖1、圖5)。這兩個墓中都發現的觚無論是尺寸或裝飾都一樣,不過數量則有很大的差異,婦好墓出土的觚數量相當的多有五十件,而第18號中只有五件(圖1的第二排)。

此外,器皿的獨特性與身分地位有關。在婦好墓中出現了一件銅鶚尊,這是一件體積相當大、裝飾精美造型奇特的鳥形酒器,從這件器皿鳥頭背部的小龍說明這件器皿來自南方,這說明這件器皿的尊貴性,這樣的器皿不曾在其他墓葬中出現過。再者,在婦好墓中還可發現其他墓葬不曾出現的方彝、方斝和觥。

在婦好墓中發現,每一類型器皿有很多器物,這些器物是靠器形與紋飾來區分。如圓斝有八件,有些出現銘文,銘文在此用來表明婦好想祭拜的對象,避免弄錯混亂。

(二)周

    1.在器形方面:

典型的西周中、早期青銅禮器組合包括了,食器(成對的鼎、成對的簋與單件甗)、酒器(成對的爵、一件或兩件的觚、單件觶、尊與一件或兩件的卣)和水器(盉、盤),不過到了西周中期後半段,這些器型與組合並未繼續延用下去。出現豆、大壺、盨、簠、鐘等新器形、大量的鼎、簋這樣舊器物但以新器形出現,(簋以帶水平凹槽替代S型側面,飾條紋和帶淺唇的鬲取代直頸,這些新器形是以陶器原型為基礎的)

    2.在裝飾與尺寸方面:

周前期,尺寸大小、裝飾程度與社會地位間的關係仍相當密切,不過大約在公元前十世紀晚期到九世紀初期,發生了成套禮器的大變化,這時周人不再使用繁複的裝飾紋飾而是簡單的,如在器皿上以銘文取代裝飾紋飾,不過上層階級的人仍喜歡使用大尺寸的器皿。此外在西周時期墓葬發現,這時期的青銅器除了有裝飾精緻的紋飾與銘文外,還有裝飾較古老的器皿,這些器皿並不醒目,但在此可能因為某種家族關係,而埋在墓葬中。

周青銅器的出土區:(墓葬與窖藏)

    從周代出土的青銅器發現,墓葬裡除了禮器之外,還有武器、工具、戰車的零件與玉器。這是因為墓葬裡頭的東西是給墓主在另一個世界使用,因此只要是當時人平時用得到的東西都會埋進墓中,所以會出現武器、工具、戰車的零件與玉器這類的東西。而窖藏的東西有時候是存放一個家族歷世鑄造的器物,或是這個家族中最重要的器物,因此大都為禮器,且通常是最不尋常的器皿,如大尺寸、裝飾繁複、帶銘文的青銅器等,這些青銅器一般來說是帶銘器的盤、簋與全套編鐘,尤其是帶銘文的青銅器。

    在扶風白家村南發現的窖藏中有七十四件帶有銘文,這些器皿無論是形制或裝飾都相當的精緻,其中有一個帶有銘文的大盤叫做史牆盤,在這個史牆盤中出現了二百八十四個銘文,從這可發現這是微氏一家四代製作的器物,還可以知道西周文武成康昭穆的史事,並能知道周王朝與微氏家族的關係。此外,在陝西臨潼附近的一個窖藏中也出現青銅器,這些青銅器大都是商代晚期,不過特別的是,出現一個周代初期著名的青銅器--利簋,利簋的銘文共有三十二字,在此提到武王伐紂之事,並提起武王得勝之日在甲子。

 

這種特殊的組合是從湖南往北傳到陝西,這表示克商前的青銅器表明,在這個弧型區域中交流,這種交流應該是透過大河來進行的。從湖南出發,向西沿著漢水抵達固城,遇到秦嶺因而阻隔渭水下流與漢水中流間的聯繫。除了漢水之外,長江也是這地區文化交流的一個重要路線,湖南與四川間的聯繫便依靠長江進行,當文物傳到四川後便依支流繞過秦嶺到寶雞。

當周人鞏固他們的統治後,他們帶來的地方性的特色就消失了,古怪青銅器被更類似的商代青銅器所取代。因為當他們本身取商人代之成為文化的強勢者之後,外來的南方文化對他們的影響也相對薄弱很多。

在更西邊的寶雞,與西部、南部的青銅器傳統的聯繫仍持續著,因此寶雞茹家庄出現的小型人像是對廣漢大形雕像中大手的模仿。

 

3. 中國繪畫到宋代分為二大類,一為文人畫,二為院體派,試問何謂文人畫?院體派?並各舉二人與其作品為例。中國的山水畫在魏晉南北朝時形成,到宋代則成熟,不過北宋與南宋山水畫在構圖上是截然不同,其不同為何?為何會有此不同?請申論之

中國的繪畫在宋代相當的發達,這時期的繪畫出現兩大體系,即宋代畫院樹立的「院體畫」和蘇軾、米芾創興的「文人畫」。

院體畫

宋代翰林圖畫院及其後宮廷畫家的繪畫,這些畫家作畫都為迎合帝王宮廷需要,多以花鳥、山水、宮廷生活及宗教內容為題材,作畫講究法度,重視形神兼備,風格華麗細膩。如郭熙的早春圖,李唐的萬壑松風圖。

文人畫

北宋中後期文人士大夫繪畫形成了獨特體系,他們的繪畫抒情寄興,狀物言志,不完全拘泥於形似格法,多好水墨寫意,愛畫梅竹,以表現高潔品格,審美趣味與精工的院體畫風不同如蘇軾與米芾等。蘇軾的枯木怪石圖和文同的墨竹圖等,都是其中代表。

蘇軾

曾提出「墨戲」的看法,能畫竹,學文同,喜作枯木怪石。論畫主張「神似」,認爲「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存世畫跡有《枯木怪石圖卷》、《竹石圖》。

以米芾、米友仁父子最為著名,他們擅長「墨戲」,善用多層烘染和橫點子的排比,使水墨畫的積墨、破墨、漬染、渲淡等技巧得以充分發揮,達到雲山空蒙、煙雲變滅的效果,世稱「米家山水」。

北宋

上承荊浩以水墨為主的傳統,描繪中國北方山水為主,表現北方雄渾壯闊的自然山水為主。

構圖上採取「大山堂堂」,巨碑式的山勢。下有山陂,上有天空,中間有河流經過的「大山大水」似構圖。

重要山水畫的畫家有李成、范寬、郭熙等。

南宋

以寫江南湖光山色,重視意境創造和感情抒寫,畫法簡練、潑辣,代表畫家為劉松年、馬遠、夏圭「南宋四家」,創南宋「院體」。筆觸變得更大膽,水墨的成分發揮得更充分。

在山水畫上,他們更是改變了五代及北宋以來「全景式」的畫法,只利用一角半邊景物來表現廣大的空間,將江南山水空靈清秀特點展示出來,畫風相同,創造山水畫構圖的新典範。馬遠被稱作《馬一角》,夏圭被稱作《夏半邊》,人們並稱之為「馬夏」。 ex馬遠「山徑春行圖」、夏圭「溪山清遠」,脫離院畫中的格式章法,虛實相應,不但呈現江南水汽豐厚山勢平緩的現實景觀,也另外在某程度上象徵著偏安江南的惆悵。

 

4. 在南北朝時期中國北方絲綢路上,有群外來者,他們未形成一個統一的帝國,受到周邊強大外族的統治。但在這情況下,他們非但沒被滅亡,反而增加自己的應變能力,請問:

(1) 他們在中國如何將自己的文化與中原文化相結合?

(2) 目前在中國出現的三個重要粟特人墓,安伽墓、史君墓與虞弘墓,這三個墓中圖像皆呈現相同意思,但這三個墓圖背後其實代表不同意義,其各代表何種意義?如何得知?試申論之。

在公元三至八世紀之間,也就是漢唐之間,由於商業利益的驅使,以及粟特地區的動亂和戰爭等原因,粟特人沿傳統陸上絲綢之路大批東行經商貿易,更有有許多人就此移居中國一去不復返。

粟特人東來往往是以商隊的形式,由商隊首領率領,結夥而行,他們少者數十人,多者數百人,並且擁有武裝以自保。

在敦煌莫高窟第420窟窟頂東坡上部的隋代繪製的一幅《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就可以看到這樣的商隊在絲綢之路上行進的情形。作爲絲綢之路上的商業民族,粟特人把東西方物質文化中的精粹,轉運到相互需要的一方,中古中國許多舶來品,大到皇家狩獵隊伍中的獵豹,小到宮廷貴婦人玩耍的波斯犬、繪製壁畫使用的胡粉香料,其實都是粟特人從西方各國轉運而來的。而粟特人用他們擅長的語言能力,在絲綢之路沿線傳播着各種精神文化,這包括他們的民族信仰祆教和後來皈依的佛教,安伽、史君、虞弘墓的祆教祭司形象和敦煌出土的一批粟特文佛典。

還有一些粟特人成爲從波斯向中國傳播摩尼教、景教的傳教士。

粟特文化對中國文化產生的影響十分的深遠,從日常娛樂、服飾、日常用品、宗教等皆可發現。

 

安伽墓棺床的左面畫著出行圖、狩獵圖、宴飲圖;正面畫著奏樂舞蹈圖、宴飲狩獵圖、居家宴飲圖、賓主相會圖、野宴商旅圖、奏樂舞蹈圖;右面狩獵圖、宴飲圖與車馬出行圖。

展現墓主生前的社會生活經歷,呈現出出行圖、宴飲圖、狩獵圖、娛樂圖。

史君墓石槨東壁上兩塊石板由於三根立柱將畫面分成三個部分,這三塊畫面最受到學者注意。第一部分中間以山與雲將畫面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部分中有一神像,周圍圍繞著許多神, 主神的下方跪著一男一女。畫面下方則為人間世界,在人間世界出現兩個手持火棍戴口罩的祭司,橋上方則有火焰,橋面上則出現駱駝、羊等動物。第二部分,以祥雲與瑞草將畫面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部出現向左飛奔的翼馬,馬的上方有飛天。畫面的下部,出現與第一部分相連的拱橋,橋上畫面仍與第一部分相連接為駱駝商隊。第三部分,似乎整個上部的天國景象占了畫面的大部分,在此出現一對男女各騎一翼馬,男子在前,女生在後,在他們的四周有許多飛天陪伴。整個東壁呈現的是粟特人過世後,靈魂昇天的過程。在此呈現的自然是墓主進入天國的情況:有一位有圓形光環環繞的神,神的左下方跪在地毯上的應該是墓主人,右下方為三位神,在左邊飛天與翼馬應該是迎接墓主人的使者,拱橋前有兩個祭司與火壇,山坡上有兩隻狗與駱駝,接著在左邊就出現墓主夫婦騎著翼馬,由飛天引導下進入天國。

虞弘墓出土浮雕壁畫共54幅,所繪內容多是宴飲、歌舞、騎射和狩獵。在虞弘夫婦晏飲圖中,帳前有一個胡人正在表演舞蹈,那是有名的“胡騰舞”。與胡旋舞一樣,胡騰舞起源于粟特;不同的是,胡騰舞的舞者多是男子。他們只能在小圓毯上縱橫騰挪,不能離席。虞弘墓石刻的射獵圖像,場面也很緊張激烈,有明顯的波斯風格。虞弘墓浮雕中,還有一些是我們很少見過的場面和藝術特色。浮雕中狩獵者的弓上都沒有箭,即使弓弦扯緊,引弦待發,也不見箭,卻總能使人感到箭在弦上的緊張氣氛。這些表現手法,迄今所見甚少。而這些牛獅搏鬥,犬獅搏鬥,甚至還有駱駝與獅子互相撕咬的場面,即使在中亞西亞或者波斯的藝術品中也是罕見的,其本身也似乎是超越日常生活的場景。特別是狗在虞弘墓浮雕中,似乎是不可缺少的因素。更加令人奇怪的是,虞弘墓壁畫中,許多人物都被刻上了頭光。這些可能顯示著墓主人死後成為神的情況,才會有頭光的表現。

 

5. 每民族皆有不同的埋葬方式:在中國的墓葬中會放入俑、器皿、明器等陪葬物,請問:

(1) 古中國為何會在墓葬中放入這些陪葬品?

(2) 這些陪葬品中的器皿具有哪些特性?

中國人視這些墓葬是死後的居所,墓葬中的隨葬物有些是真正的器物有些是複製品,這些墓葬是重現墓主的生活,它告訴我們的是:墓主是如何看待死亡與陰世,如何看待他們活著的社會的各方面情況。這些墓葬直接告訴你一個結果是,死者是繼續活著,他們是永遠存活的社會成員,而且這些人就一直在你身邊。      

確切的說,我們應該把墓葬中的隨葬品,和他們所引起的活動,盡可能看成是,用最好的可能材料為來世生活提供的最好的可能設施。所以在商周墓葬中可發現為數眾多的青銅禮器、戰車與武器、玉雕、樂器與侍從等,從這些東西發現了一個相當詳細與明確的陰間世界,這個陰間世界是一個完全模仿真實世界的,而且從這些器物上皆可發現銘文存在,可知這些東西皆為禮器的一種,因此它們的出現不但表示墓主的地位,還是讓祖先們知道他們間關係的方法。

(商代與西周早期的青銅器都是用來表現使用者的身分地位的,它的表現方式各有不同:

(一)商(以婦好墓、第18號墓與198號墓相比)

商朝時期的青銅器都出自墓葬,從這時期墓葬中的青銅器發現,數量多、尺寸大、裝飾複雜給人尊貴的感覺。

1.       不同社會地位也決定器皿的不同尺寸

    大型青銅器占有的空間極大,而且從外觀上更能呈現出不朽的感覺。因此在婦好墓中二百多件的青銅禮器中,有很多高度超過六十公分與繁複的裝飾紋飾;18號墓中只有二十四件禮器,而且每件高度多比不上婦好墓,至於198號墓只有三件容器。

 

2.       裝飾的繁複與否與等級相關

    婦好墓中的斝裝飾複雜且相當的高大,18號墓中的雖也有裝飾但沒婦好繁複,且比婦好墓中的矮一半,198號墓中的則是一個未裝飾的斝。所以,一個社會階級高的人物能夠支配任何器物類型中最引人注意的樣式,因此在階級高的墓葬中器皿的樣式最多。

3.       形制普遍,數量就與階級有關

如果器皿是適於各階層的墓主的話,那階級地位越高的墓中,我們可以發現的數量會越多,對於此我們可以從在婦好墓出土的觚與第18號墓中出土的觚就可知(圖1、圖5)。這兩個墓中都發現的觚無論是尺寸或裝飾都一樣,不過數量則有很大的差異,婦好墓出土的觚數量相當的多有五十件,而第18號中只有五件(圖1的第二排)。

此外,器皿的獨特性與身分地位有關。在婦好墓中出現了一件銅鶚尊,這是一件體積相當大、裝飾精美造型奇特的鳥形酒器,從這件器皿鳥頭背部的小龍說明這件器皿來自南方,這說明這件器皿的尊貴性,這樣的器皿不曾在其他墓葬中出現過。再者,在婦好墓中還可發現其他墓葬不曾出現的方彝、方斝和觥。

在婦好墓中發現,每一類型器皿有很多器物,這些器物是靠器形與紋飾來區分。如圓斝有八件,有些出現銘文,銘文在此用來表明婦好想祭拜的對象,避免弄錯混亂。

(二)周

    1.在器形方面:

典型的西周中、早期青銅禮器組合包括了,食器(成對的鼎、成對的簋與單件甗)、酒器(成對的爵、一件或兩件的觚、單件觶、尊與一件或兩件的卣)和水器(盉、盤),不過到了西周中期後半段,這些器型與組合並未繼續延用下去。出現豆、大壺、盨、簠、鐘等新器形、大量的鼎、簋這樣舊器物但以新器形出現,(簋以帶水平凹槽替代S型側面,飾條紋和帶淺唇的鬲取代直頸,這些新器形是以陶器原型為基礎的)

    2.在裝飾與尺寸方面:

周前期,尺寸大小、裝飾程度與社會地位間的關係仍相當密切,不過大約在公元前十世紀晚期到九世紀初期,發生了成套禮器的大變化,這時周人不再使用繁複的裝飾紋飾而是簡單的,如在器皿上以銘文取代裝飾紋飾,不過上層階級的人仍喜歡使用大尺寸的器皿。此外在西周時期墓葬發現,這時期的青銅器除了有裝飾精緻的紋飾與銘文外,還有裝飾較古老的器皿,這些器皿並不醒目,但在此可能因為某種家族關係,而埋在墓葬中。

3.周青銅器的出土區:(墓葬與窖藏)

    從周代出土的青銅器發現,墓葬裡除了禮器之外,還有武器、工具、戰車的零件與玉器。這是因為墓葬裡頭的東西是給墓主在另一個世界使用,因此只要是當時人平時用得到的東西都會埋進墓中,所以會出現武器、工具、戰車的零件與玉器這類的東西。而窖藏的東西有時候是存放一個家族歷世鑄造的器物,或是這個家族中最重要的器物,因此大都為禮器,且通常是最不尋常的器皿,如大尺寸、裝飾繁複、帶銘文的青銅器等,這些青銅器一般來說是帶銘器的盤、簋與全套編鐘,尤其是帶銘文的青銅器。

    在扶風白家村南發現的窖藏中有七十四件帶有銘文,這些器皿無論是形制或裝飾都相當的精緻,其中有一個帶有銘文的大盤叫做史牆盤,在這個史牆盤中出現了二百八十四個銘文,從這可發現這是微氏一家四代製作的器物,還可以知道西周文武成康昭穆的史事,並能知道周王朝與微氏家族的關係。此外,在陝西臨潼附近的一個窖藏中也出現青銅器,這些青銅器大都是商代晚期,不過特別的是,出現一個周代初期著名的青銅器--利簋,利簋的銘文共有三十二字,在此提到武王伐紂之事,並提起武王得勝之日在甲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