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201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轉錄) 風箏

作者: ph861403 (玉景) 看板: tale 標題: [創作] 風箏 時間: Thu Nov 11 17:12:37 2010 不知道可不可以一次PO很多篇 很怕觸犯到板規 就先都放在同一篇 有些篇章內容是取材自一些電影 *** 風箏,在中華文化的別稱為紙鳶。傳說中,每只被作出來的風箏中,都寄宿著一隻鳶的靈魂,當風箏飛到了靈魂所渴望的遠方,它就會真的變成一隻鳶鳥,振翅,獲得自由。 在西太平洋的某個島國的一個村落裡,有一個小男孩拿著風箏,往海邊走去。 這個風箏,是小男孩家代代相傳下來的,雖然過了幾十年,但仍然撐得起風的鼓動,振起繩索,在天空邊飛巡。 小男孩在海邊,放起風箏。突然,一陣巨風刮起,小男孩握不住把手,「唰」風箏應聲從小男孩手中脫出,飛向遠方...... *** Chap1 風箏。旅店 「為什麼會想要在這裡開店呢?」記者問。 「因為是旅行,而且想要一人獨立賺錢!」一位名子叫作艾絲的女孩回答。 「那麼,妳是哪裡人呢?」 「啊哈,其實我是……本地人。」艾絲面有羞色地說。 「本地人?那怎麼會是旅行呢?」 「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我看完『海鷗食堂』後,我覺得很酷,所以我也想要試著把眼睛閉起來,然後在地圖上亂點一個地方,就到那邊旅行與生活,誰知道……」 「那麼再重新點一次不就可以了嗎?」 「嘛,不行。既然下定決心了,就只能有一次的機會。既然是在同一個地方,那麼重新換個心情在這裡生活就行了! 也算是另一種方式的旅行吧。」艾絲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充滿著自信。 「真是有趣的想法呢。那麼,為什麼會想要在店門口綁上一個樣式老舊的風箏呢?」 「其實,在我決定開始旅行之前,就在家裡的陽台撿到這個風箏了。我住的地方附近,都沒在賣這樣子的東西,想必他也是旅行過來的吧。所以我才也開始想要去旅行,怎麼說呢,大概就像是突然靈光一閃那樣吧。」 「嗯嗯,那麼,現在這個風箏,其實看起來頗花俏的啊。路上經過的人看到一個五顏六色的東西在上面飛來飛去,很難不注意到吧,是一種宣傳手法嗎?」 「不,我沒有打算宣傳。其實我覺得,風箏飛那麼高,感覺比我們更接近神很多,所以我在想,說不定在上面寫上願望,總有一天就會實現喔。所以繩子上面滿滿的都是客人的願望呢。而且。」 「而且?」 「而且我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其實在風箏的布上有幾行我看不懂的話,我想大概也是遠處某人的願望吧。」 「原來如此啊,那,艾絲小姐妳有在上面寫什麼心願嗎?」 「啊,有啊有啊,我寫說『希望我喜歡的人可以喜歡我。』」 「想不到艾絲小姐已經可以一個人旅行的人,願望如此像小女孩呢。」 「什麼呀,這個願望很實際呀。」 「那,艾絲小姐喜歡的人是?」 「啊,這個嘛……我不能說。他是個很有想法的人,現在,大概也在遠方旅行吧。」 「是這樣啊……那麼,艾絲小姐接下來在經營方面有任何未來的計畫嗎?或是,下一次的旅行?」 「哇,這問題難倒我了。旅行嘛……大概等這個風箏哪天飛走了,我也要開始下一次的旅行了。」 「飛走? 妳不是把它綁得很好嗎?」 「是這樣沒錯啦,可是,不知怎麼的,我總覺得它不是普通的風箏,或許有一天,它會重新像之前來到我這邊一樣,飛到不知哪裡的遠方吧。」 「遠方啊,真是個意味不明的詞彙呢。 那麼,很感謝艾絲小姐在旅店如此忙碌的時刻接受採訪,希望妳的店未來可以生意興隆。」 「那麼,再會了。」 *** Chap 2. 風箏。鴿 在南美洲的某個城市裡,許多人都不識字,所以有些讀過書的人,就會在車站裡替人寫信賺錢。至於那封信是否真的可以送到收件人手裡,不得而知。男孩 里歐,這天到了寫信人的攤子前面。 「叔叔,可以幫我寫信嗎?」里歐問。 「好啊,你要寫什麼呢?」寫信男問。 「唔,我想要寫給小袖子。寫說……唔,希望妳過得很好。」里歐害羞地說。 「就一句話啊,不多寫一點嗎?是用紙計算費用的唷,所以只寫一句話有點……」 「啊,是喔,那我回去想一想好了。」 小袖子是里歐鄰居。里歐一直暗戀的小袖子。但是因為他們居住的地方,到處充滿著暴力、毒品、色情。這裡的小孩子,十幾歲就會交易毒品,拿著手槍殺人,爭奪地盤,連大人與警察也不願意多插手。而且勢力消長交替非常快速,可能今天一個地區的少年才剛當上小霸王,兩天後就會換人當了。因為這地方如同被上帝放棄一般,所以小袖子的家人在小時候便早早帶她離開這裡,往遠方,離去。 里歐回家後一直在想,到底可以寫些什麼。或許可以寫點自己生活過得如何,但是小袖子一定沒興趣,那麼,問問看小袖子最近做些什麼呢?但是小袖子也不知道會不會回信。里歐就這樣,想了一整個晚上。 隔天,里歐回到寫信攤子前面,稚氣地說:「叔叔,可以幫我寫信嗎?」 「好啊,你想好要寫什麼了嗎?」寫信男問。 「嗯,那整張紙都幫我寫滿,『希望妳過得好』,這樣就好了。」 「哇,你是認真的嗎?」 「嗯,我是認真的。」 「那麼,好吧,一封信十元。」 里歐從包包拿出一罐裝滿硬幣的玻璃瓶,交給寫信男。 「地址呢?」 「地址?我......不知道耶。」 「那就麻煩了啊,沒有地址是沒有辦法寄信的。」 「真的沒辦法嗎?」 「是啊,人就是要知道地址才能送信啊,畢竟我們不是神。還是先想辦法把地址想出來吧。」 里歐很傷心的回家了。 里歐在家裡,仍然是想著如何把信寄出去。突然,他看到幾天前在外面撿到的風箏。 或許,這個會有辦法。里歐把風箏帶去車站,請寫信男幫他寫上那一行字。便帶著風箏,往山坡跑去。 風箏迎著風,噗噗的飛了起來,每當風一陣吹來,風箏便升高一截,漸漸的,風箏的已經高到里歐只能看見模糊的影子。 「風箏啊,希望你可以讓神聽到,請祂幫我跟小袖子說,希望她過得好,拜託你了。」說完,里歐放開了他的手,風箏隨即消失在天空中。遠去。 *** Chap3 風箏。神的鞋子 青年,在奔跑,拉著風箏,在一片沙漠中奔跑。他是亞洲人的臉孔,因為長期被太陽曝曬,膚色變得黝黑。當地的住民都覺得他是怪人。因為在如此炎熱少水的地方,竟然有人會一直在地上奔跑,卻很少休息。後來,有人問他,為何要奔跑,他說,風箏。風箏想要一直飛,他只好一直奔跑。很奇怪的是,他並不會覺得累,而且還一直很有精神。當地的住民都說,他穿上了神的鞋子。可以一直奔跑。也因為這樣,在交通不便的非洲,許多人便委託他傳遞訊息或送物資給遠方的人。所以在那片沙漠之中,很容易看到青年身上背著大包小包,與一個風箏,在沙漠中移動著。 一天,這位青年仍然在奔跑著,但是正好踏入了戰亂區。非洲地區民族分裂的問題很嚴重,而且也有很嚴重的饑荒,政府亦不穩定。所以在某些國家,常會有亂軍的暴動,或者是民族間的戰爭。在那樣的情況下,能活下一次,也未必可以活到第二次。 當青年一踏入亂區,他聽到許多人的逃難聲、叫喊聲,淹沒了整個城鎮。某些巷子裡,躺著幾具生了重病或是受了重傷的軀體。甚至在房門半掩的屋子裡,可以看到暴徒正在搜括屋子的財寶。甚至有裸體的小孩在街上哭著奔跑。但是,青年無能為力,他只能繼續完成送物品及訊息的任務。 他走進一間屋子,很明顯地,桌椅翻倒在地上,餐具什麼的也都碎裂一地,看來是被搜括過了。可是,信件是要送到這裡呀。青年四處搜索,後來,在屋子的床底下,看到一個衣衫不整,正在啜泣的女孩子。 「妳好,這封信是妳叔叔要我給妳的。」 女孩卻仍是顫抖的躲在床底下。青年蹲下身子,什麼都沒做,只是靜靜看著女孩。 過了一陣子,女孩不再哭泣,並且轉過頭來,看著少年。兩人就這樣一直望著對方。不知過了多久,女孩伸出手,接過信件。 當女孩接過信,青年便說:「謝謝妳,那我走了。」青年起身要離開。 女孩拉住男孩的手,說:「你是那位穿著神的鞋子的人?」 「嗯,算是吧。」 「那……你也可以幫我送東西嗎。」 「嗯,可以。妳想送到哪?」 「那個地方,好像是什麼,唔,聯合什麼的,小時候爸爸帶我們來這裡之後,就留下我跟 媽媽之後,走了,所以我很想知道,爸爸現在過得好嗎?希望他有一天回來看我。」 「聯合什麼啊……我也不知道在哪,那你就寫在這個風箏上吧。」青年將風箏遞給女孩。 女孩在風箏上寫下她想說的話,青年離去。之後,就沒有人看到青年與那只風箏了。 *** Chap 4 風箏。去遠方吧。 「我先生一直很想去遠方。如今他走了,我想帶著他的骨灰,去他想去的地方,你們可以幫助我嗎?」一位上了年紀的婦人對旅行社員說著。 「可以,可是,你先生想去哪呢?」社員問。 「遠方。」婦人說。 「遠方是哪裡啊,妳不說清楚,恐怕我們沒辦法幫妳。」 「你們剛剛不是說可以幫我嗎,怎麼現在又沒辦法了,做人怎麼可以這樣出爾反爾。遠方就是……我……我也不知道。」說著,婦人開始哭了起來。她不了解她先生。 之前,婦人在平常,很常聽到先生說著:「如果能到遠方去,該有多好。」但是婦人總覺得,先生只是退休後閒得發慌,隨便說說而已。而婦人自己上班卻很忙,先生應該多負責一點家事。 先生:「遠方啊,那會是個很快樂的地方,就算只是坐著發呆,也可以有幸福的感覺。」 婦人:「好啦好啦,遠方遠方,那麻煩你出個門幫忙買晚餐回來好嗎?我很餓。」就這樣子,直到先生死去,他們夫婦兩都沒出過遠門。 婦人流著淚走出旅行社。突然間,她看到一只風箏在天空緩緩飛過。婦人開始跟著風箏,或許,風箏能帶她去遠方。婦人跟著風箏走了一個上午,風箏終於卡在樹上而停下。 婦人將它帶了回家。 「唉呀,這個風箏好髒,好多人在上面亂畫亂畫的。大概也是從不知道哪裡來的吧。唉,你可以帶我先生去遠方嗎?」婦人說著,邊去先生的衣櫃找他生前最愛的衣服,想剪一塊布下來,縫在風箏上。當她打開衣櫃,看件在摺好的衣服的最底層,發現了一張先生留的字條,婦人痛哭。 婦人仍將小塊布繡上,同時,也繡上自己衣服的布料,然後出門,讓風箏遠行。 *** Chap 5 風箏。停火 三個士兵在戰壕裡僵持著。 A國士兵,B國士兵,聯合國士兵。三人在戰壕之中,維持著一個緊張的狀態。A士兵踩到地雷無法動彈,卻拿槍指著B士兵,而聯國士兵來調停,卻也是無法動彈,因為聯國士兵是來促使停戰,不能讓任何一方吃到虧。但是問題在於,炸彈無法拆除,A士兵不肯就這樣死去,非要跟大家同歸於盡不可。 「喂,你再敢動一步,我就要先開槍了!」A士兵大聲威脅著。 「就算你開槍,也得不到什麼好處呀。」B士兵說著。 「只要不是一個人死,那也值得了。」A士兵說。 「你先不要激動,聯合國馬上會派炸彈拆除員來……」聯國士兵說到一半,便被打斷。 「拆什麼拆!我自己就是炸彈拆除員,我知道這種炸彈是怎麼樣都解不了的!」A員激動地說道。 「喂喂你別激動,你一動這炸彈就會炸掉啊。」聯國士兵安慰。 A士兵聽到這句話,趕忙躺下,而B士兵欲趁機逃開A國士兵視線。 「碰!」然而A國士兵雖然慌亂,手上的槍仍然一直描準著B國士兵,並對他的腳開了一槍。 「啊!! 你……你幹麻啊。」B士兵慘叫。 「早就說過,你再動一步,我就會開槍。」 三人就一直在戰壕僵持了一整天,但是卻沒人敢放鬆自己的神經,深怕一個恍神就被對方逮到逃離的機會。 「我說…….大家要不要休息一下……。」聯國士兵說。 「好啊好啊,休息吧。」B士兵說。 「休息個頭!」A士兵說,因為現在就他最處於劣勢。情況仍未改善。 「疑,那是……」聯國士兵與B國士兵一同往同一方向的天空看去。那是一只風箏,往戰壕飛了過來。掉落在聯國士兵眼前。 「這是……風箏,怎麼這裡會有風箏啊。」聯國士兵說。 「哼,不過就是小孩子的玩具。哪有什麼好特別的。」A士兵說。 「可是,上面寫滿了字,唔!還有……」聯國士兵看到了某些字,突然說不出話。 「還有什麼?」B士兵問。 「不,沒什麼,大概就是一些人的願望吧,你們想要寫嗎?」 兩國士兵皆不做回應。 「那我……想寫。」聯國士兵自己寫了起來。 A與B看著聯國士兵寫著,也開始表態說,或許人生已經離不開這戰壕了,不然就留點遺言吧。於是,就換B寫。在這一刻,似乎大家心中都想著要說些什麼,暫時忘了一直僵持的情形。然而當A開始寫的時候,B卻一步一步緩慢向後退。 突然,一陣風刮起,風箏眼看就要飛走,而A身體卻自然反應起身要去抓住風箏,「喀……」風箏飛走,而地雷。 沒有炸開。後來大家才知道,原來那是顆已經壞掉的地雷。 *** Chap 6 風箏。尾 風箏仍然飛行著,它去了好多好遠的地方,是許多人心目中的遠方。但是它已經不能化為鳶而飛去,因為它載著許多人的希望,等到有一天,大家的希望都完成了,那麼它才是真正去完了遠方吧。 希望妳過得好。 -里歐 希望我喜歡的人喜歡我 -艾絲 兩塊布縫在一起,寫著,「其實,只要有妳陪伴的地方,那就是遠方。」 -夫 里歐,我很好。 爸爸你哪天可以回來看我嗎? -小袖子 希望可以繼續旅行。 -青年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回家。 大家,都是希望可以幸福快樂的吧,那麼,神啊,A與B也麻煩你了  - 聯合國士兵 其實,我希望A可以好好活著 -B 我知道我會死,或許在風箏上,可以證明我來過這世界吧。 -A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