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著眼睡覺

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105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颶光] 諮詢 (雅多林X卡拉丁)

 雅多林是不可能覺得自己笨的,

事實上剛好相反,他覺得自己很聰明。

他的個性一直以來總是招人喜歡的,

整軍營的人都喜歡他,不論身分地位,

看到他都會開心地招手攀談,

有時他要很是努力地才能越過人群,

因為找他講話的人真的太多了,

就算一一應付也是很辛苦的事。

可是他那時就有一個感覺:

「這麼多的人,都是他的朋友,

可是真正遇到困境的時候, 誰會站在他的身旁呢?」


                                               
實驗證明出來的答案並沒有讓他很訝異,

會在他落難時幫助他的人果然沒有幾個,

好吧!事實上只有兩個,然後真的有用的只有一個,

沒用的那個是自己的弟弟,親友援助還算數嗎?

真是太令人哀傷了。



最糟糕的是,其實雅多林跟那個橋兵根本不算朋友,

這個體認簡直讓雅多林想哭。

一回想到他之前對待那個橋小子的種種態度嗯……

比如說像穿著碎甲打飛他?挑釁這個從未騎過馬的人騎烈馬?

噢天呀他都做了什麼呀?雅多林扶額,

有點心痛,還有點後怕,再加上十分十分的後悔,

要是那幾次把小橋兵給不小心弄死了,

他就連個碩果僅存的患難之交都沒了呀……

是啦是啦不用再提醒他了,連「交」都不是啊!


 
這就是為什麼雅多林在那場之後要努力地狂刷好感值的關係,

現在刷好感算不算太晚?

可是除了一起進牢這事似乎讓雙方的關係稍稍緩解之外,

其他完全失敗怎麼辦!

總不是一天到晚都期待對方坐牢好讓自己進去陪是不是?


 
如果這個世界有什麼匿名論壇,

雅多林肯定會上網求救的,

可惜沒有,所以他就只好恨恨地看著

那個在橋四隊跟卡拉丁混得很歡的自家弟弟。

有一天,當雷納林從橋四隊回來,

正在梳洗的時候,他終於忍不住問了:


 
「如果要討好一個男人要怎麼做?」


 
雷納林的下巴幾乎合不攏,毛巾從手上掉落到水裡,

他極驚嚇地看著自己抽風的老哥。


 
「不是呃……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是說,如果你之前跟一個人相處得很糟糕,

現在想要和好,應該怎麼做呢?」

雅多林趕快揮揮手,假裝第一個問題已經隨風消逝。


 
雷納林勉強地把自己的下巴闔上,

把毛巾擠乾,擦了擦臉好讓自己的面部肌肉恢復正常運作,

才問道:「你在說卡拉丁隊長?」


 
「不!不是!怎麼可能呢?你在說笑吧?」

這下換雅多林張皇失措了:

「我說的是我一個朋友的朋友遇到的問題……


 
雷納林淡定地轉頭看他,挑眉。


 
雅多林這才像洩了氣一樣:

「是啦是啦是卡拉丁,我不管怎麼做,

他都還是很討厭我的樣子。」
 


雷納林聳聳肩:「這還真的滿煩惱的,

基本上卡拉丁隊長對誰都很親切呢!

我也不知道你們之間究竟是怎麼了。」
 


「我也覺得他對全軍營都很好。」

雅多林說起這句有點咬牙切齒的風味了:

「他就單看我跟紗藍不順眼!

而且!我覺得紗藍還是被我帶衰的……

說到後來,聲音愈來愈小,感覺特特地委屈。


 
「上次呀!我還特地去找他搭話,

我想說,反正要討好他嘛!他說的什麼東西自然都是對的。

盡可能的,都是希望他好的說話選項嘛!

結果他還是繞著彎罵我,還是紗藍提醒的唉……

他說我很擅長不討人不嫌。」

小王子這輩子哪裡有給人家嫌棄過,

每次一回想起來都覺得難過。


 
「嗯嗯……」完全無法想像被卡拉丁嫌棄的雷納林點點頭,

總覺得這種感覺有點奇妙,

從小比自己強太多太多的哥哥竟然對此束手無策,

真是太可憐了,這讓雷納林也有點莫名的優越感。

科科卡拉丁隊長可是很疼我呢!


 
「對了!」雅多林看著眼前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笨弟弟,

突然想到一個絕頂聰明的主意:

「我也一起加入橋四隊吧!」


 
「不准!」

出乎意料地,向來沒什麼脾氣的雷納林對著哥哥怒吼:

「你不要來帶衰我啦!」
 
 
 
 
 
但是雅多林的煩惱在紗藍與卡拉丁的裂谷大脫出之後的某天終於獲得解決。
 


「你說卡拉丁?」紗藍問道,忍不住笑了:

「你很煩惱他討厭你的事?」
 


「我想想歐,那時在裂谷底下,

我們有一度都覺得死定了的時候,

那個橋兵交代我說如果只有我活著回去要跟你說什麼來著?」

紗藍故作神秘地停了一下,看著眼前有點緊張的雅多林:

「他好像是說『請替我向雅多林道歉,我其實還算喜歡他。』」

她看著眼睛因此發著閃閃亮光的雅多林,

突然心裡有點古怪的不安,

可是這句俏皮話她已經想好了,不太打算就停在這:

「基本上在我對橋兵專屬的嗯嗯嗯語言翻譯過後,

他的意思應該是『我非常喜歡雅多林。』吧!」
 


雅多林笑了起來,他的笑容燦爛得像陽光,

紗藍也笑了,但卻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心裡的違和感。

直到雅多林興奮地把她抱起來轉圈圈,

唉算了,紗藍想,反正雅多林開心就好,她也就開心了,

至於為什麼覺得不安,就不去管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