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著眼睡覺

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08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颶光] 無題 (雅多林X卡拉丁)


隨即雅多林就感覺到手心傳來的熱度,顯然對方正在握著他的手,試圖減緩他的不安:「我們剛剛在戰鬥中被帕山迪人逼下裂谷,有印象嗎?」
 
雅多林呻吟了一聲:「噢該死的!我們掉下來了!噢颶風的!我們怎麼會還活著!阿當然啦!有你在嘛!」
 
雅多林覺得自己簡直全身的骨頭都斷光了,但是受颶風祝福的卡拉丁怎麼沒有飛?
 
「我們怎麼會摔下來?橋小子,你不是會飛嗎?」
 
雖然周遭溫度沒變,但是雅多林確實地感覺到氣氛變冷了,他忍不住打個哆嗦,才聽到卡拉丁悶悶的聲音:「颶光用完了。」
 
「光是不要死掉就用光所有的颶光了,我想你身上的錢球也都被我吸走颶光了。」
 
「那他颶風的我們怎麼上去?」雅多林震驚了。
 
「不曉得,總會有辦法的吧?」在黑暗中,卡拉丁聳聳肩:「比如說宰一隻裂谷魔之類的……。」
 
……你在開玩笑吧?在你沒有颶光,然後我現在快死了的情況下?」雅多林不可置信地說:「還是你是指『我們一起老死在裂谷底吧!』?」
 
「上次跟紗藍一起摔下來的時候,我們真的是十足十地解決掉一隻裂谷魔呢!」卡拉丁的聲音帶著點得意,周遭有些光亮出現,那是勝靈。
 
「我就知道那絕對不是父親說的那樣,那隻裂谷魔肯定活生生的,說起來那傢伙遇到兩個燦軍只能算他倒楣。」
 
他聽到卡拉丁輕笑了一下:「那時我失去了西兒,也還不是燦軍,沒什麼作用,那隻傢伙大概算是紗藍殺的。」
 
「你把我的未婚妻說得好恐怖,真心不敢娶了,一個能單獨解決掉裂谷魔的女人是什麼概念?」
 
「一個你死定了的概念。」卡拉丁大笑了起來:「小王子你情況還好吧?能走動嗎?」
 
「你扶著我走看看,我現在是爬不起來。」
 
卡拉丁試著在黑暗中摸索地攙扶他,雅多林的身體簡直動彈不得。
 
「你先幫忙解除我的碎甲。」碎甲在完全沒有颶光的情況下非常沉重,而且拆卸也非常困難,現在雅多林也根本難以確定是因為身體受傷的關係還是因為碎甲的關係而幾乎無法移動。
 
卡拉丁嘆了口氣,在雅多林身上東摸西摸地折騰好半天,才把碎甲拆卸掉。
 
「現在呢?」卡拉丁問道。
 
「腿好像受傷了,要獨立行走大概有點難度,橋小子,恐怕要你幫忙扶著我走了。」
 
卡拉丁把雅多林攙著站了起來,卻沒有往哪裡走,只是試著走了幾步:「這樣還可以嗎?」
 
「走快大概不行,慢慢走的話應該沒有問題。」
 
卡拉丁又嘆了口氣。
 
雅多林感覺既是憤恨又是難過:當然啦!現在他的存在比起紗藍來說沒用太多,不要說單挑裂谷魔了,根本是別人的累贅。
 
「我很抱歉。」出乎意料地,卡拉丁道了歉,沉重地說:「我應該無論如何都要保護你的,結果……抱歉。」
 
原來是這樣,這傢伙又來了,他真的很擅長自虐。雅多林扶額:「你本來就不可能永遠保護所有人。不過謝啦!如果不是你,我連現在跟你抬槓都不可能,早就變肉泥啦!開心點!況且最糟糕……也不過就是再殺一隻裂谷魔嘛!單挑裂谷魔之類的小事,我未婚妻做得到,對我肯定也是小菜一碟,你就坐在旁邊一邊吃芻螺肉一邊看我解決他就好啦!」
 
卡拉丁忍不住笑了,扶著雅多林走到裂谷的牆邊:「先休息一會兒吧!等明天太陽升起,能辨別方位時再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