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201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Death3 (Diablo2)




我們像是在城鎮與荒野之間遊走的孤魂,

每每在回到營地獲得補給的同時,也得到更多的負累。

當湧入的冒險者日日遞減,至今仍倖存的我們就顯得更加惹眼。

看向戴斯的目光,也漸漸被好奇期待取代了原本的恐懼憎惡。

   

而那些,就是我們的負累。
   

期待這種東西,對於像我這樣早已決定要拋棄所有希望的人來說,

不管有多小,都過於沉重。

而就算完全不管我自己的想法,

讓別人抱有期望這種事本身就是一種龐大的麻煩,

就如同現在哭倒在地的那個女子一般,從頭到腳都讓我頭皮發麻,不知所措。

   

我,非常不擅長處理這種場面。
 
   

「請你救救我的孩子!」現在那個女人跪在地上,

對著正在試圖與鐵匠講價想要修復裝甲的戴斯哭訴。

   
像是因為厭煩噪音才回頭的戴斯,問道:「你要我救他?他在哪裡?」
   
女人如獲大赦:「前兩天他為了找一些食物,走出城鎮之後……
   
「那他已經死了。」戴斯毫不留情地打斷她:

「你希望我怎麼救他?像這樣?」

話音剛落,牆邊的一個死屍隨著他緩慢舉起的手站了起來,

然後腐爛的皮肉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快速滑落地面,

就像扯下一件過大的衣服一樣自然。

白骨發出喀喀喀地聲音,站了起來,蹣跚地向戴斯的方向靠近。

女人開始尖叫,聲音畫破了整個沉鬱的天空。她連滾帶爬地逃走了。

 
   

突然整個城鎮又陷入了沉默,

每個人只要抬起眼睛瞥過我們就會馬上低下頭收回目光。

真是太好了,我們馬上就不被任何人抱持希望了。

看來我的雇主跟我畢竟不同,

他簡直「太」擅長處理他人期待這種東西了。

 

   
「你不覺得自己做得太過分了嗎?」我通常對雇主的任何行為都不置一詞,

但在曠野裡看著白骨復甦是一回事,在城鎮裡又是另一回事。

雖然就結果論來說,做得更糟糕的雇主也是有的。

比起隨意地承擔他人的願望,

認清自己的能耐並清楚拒絕別人的要求是更安全的。

相對於大家在城鎮裡自己杜撰的傳說與編造的幻想,

我很清楚我們兩個只是一次又一次地在死神的眼皮下驚險地脫逃,

除了殺死那些怪物之外,我們僅剩的餘力只夠活命。

 


「我能做的,只有復活,把死人復活成怪物。」他平靜地說:

「這是舉世皆知的事情,沒有必要虛假地蒙騙別人。」

   


「這樣說來,我其實跟血烏差不多。」他突然輕笑出聲,

像是想到了件極有意思的事:「當年,他們倒是沒說錯些什麼
……

似乎不想讓我聽到,他接下來的話語幾不可聞。

不過我也毫無興趣。

那時候,我不知道這件事會把我們牽扯得多深,

也不知道他那些曾經的經歷造成了多大的傷口,

以至於近乎將我們就拉入了無底的深淵。

   


那時的我,一直都只想明哲保身。

我自認自己已經過於疲憊,不管是身體,或是心理上,

過於在乎別人都沒有好下場。

所以我很努力的在自己和他人之間築起一道透明的牆。

我站在牆前面,細細分辨著「自己」和「他人」,

只要管好自己的事就好了,我一直這樣跟自己說,說我再也沒有心也沒有力去看顧別人。




只是我不知道,這樣也可能讓自己招惹上滅頂之災。

又或者,人根本不可能真正區隔出那道透明的界線。

當你在不知不覺中突然受到無法承受的戕傷時,你才發現某個他人早已與你密不可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