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176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Because It Was Real (巴瑟)

他後來有聽陶列兒轉述那段對話,

他跟陶列兒不算太熟悉,不過顯然那位女精靈痛極了卻又沒人訴說,

只好到長湖鎮找他這個略略知情的局外人傾瀉一二。



 
 精靈真是長情的種族,那樣濃烈的情感加諸在這樣長生的命運之中,是否是一種詛咒呢?

曾經的感情在漫漫的人生路途中,彷彿是枷鎖,又像是烙印。

「因為那是真的。」那樣的精靈王,當時是露出了多哀傷的表情呢?

 
   

太悲哀了,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妒忌了起來。

像是個怨婦似的,真是十分可恥了。

他妒忌當時跟精靈王對話的女精靈,妒忌占據瑟蘭督伊心臟那麼久的已逝王后,

而且這樣的痛苦,又有什麼資格跟誰人去說?他是精靈王的誰?而他又有什麼資格妒忌呢?

 
   


但是他想,精靈王是不知道他這些腹內機關的,這至少讓他安心,

這樣瑟蘭督伊當然不會知道那些打算跟著他自己一起埋進墓地裡的幽微情感,

不過總是也不可能知道那個在內心中醜態畢露的自己。

 


而這樣就夠了。他一直是這樣想的。
 
 
 
 然而愛情彷彿是一種毒品,讓人對那個人上癮,然後會覺得不管怎麼做總是都不夠的,

表現在外的只有醜態,只有自己那顆可笑的心,只有遮掩不來自己龐大的貪欲,對他。

 

    
所以他才去說了那些話。他以為自己遠遠地看著那個精靈就真的夠了,

但其實不夠,他希望他快樂一點,丟掉那些困住他的美麗回憶,

然後他希望對方未來稍微快樂一點的日子裡有一個原因是因為他,他只有這樣微薄的希望而已。

 
   

但是精靈王從以前就是那樣,

如果巴德從未想過向密林求援,他就親自過來幫助他。

如果巴德只企求一些奧援讓他們得以走到孤山向那些吝嗇的矮人求償,

那他就帶著他所有的兵士和物資陪著巴德一同走向孤山。

如果巴德從未希冀走進密林,那瑟蘭督伊就會邀請他。

   
 
 
 這就是為什麼,這位長湖鎮的新領主現在不安地坐在幽暗密林所舉辦的慶典賓客上位中的原因。
 
 
 
「你......似乎並不開心。」巴德在一場又一場的盛宴之間的喘息時刻,走向王座中的那位王者,

所有的精靈們正在忙碌地準備些什麼,沒有人留意到他的動向。

或許有一兩個精靈抬起頭看向他,但一瞥眼看到他們的王,又迅速地低下頭去。

   


「我聽說過關於白寶石的事,」他清了清喉嚨,覺得吐出自己嘴唇的彷彿不是自己的聲音:

「你還是想著王后吧!我有時會在想,你在發生這些事之前,是怎樣的人?」

 


精靈王默不作聲,巴德有些局促,突然之間他後悔了起來,

不過或許是因為適才的酒精,也或許是因為宮廷中太過溫暖,

他從胸膛到臉上都火辣辣地燒著,連思緒都不聽使喚:

「我,我也想不起來自己以前的樣子了。」

 


「事實上,我連她的樣子也想不起來了。」
 


「我曾經以為,那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人,

可是,我連她的長相都快要想不起來了。

如果不是留著那麼一張兩張的畫像,我根本不記得她的模樣了。

   


我也以為,在我失去她之後,我不可能再笑了。

我那時用盡一切努力,拼了命的投入工作,照顧孩子,

......拼了命地想忘掉她,好讓我可以早點從失去她的痛苦中脫身......

可是最後,我真的忘了她了。」

 
   


精靈王微微側著頭看著他,眼光裡透著專注,彷彿他在說的,

不是什麼無聊的傷春悲秋,不是什麼愚蠢的心理糾葛,

而是什麼非常非常重要的國家大事似的。

雖然巴德自己也親眼看到眼前的美麗精靈,

就算是撲天蓋地可能毀滅中土的五軍之戰,這精靈也是雲淡風清的模樣。

     


「我很羨慕......」巴德約略是因為受到這樣的鼓勵,忍不住繼續說著,

聲音帶著哽咽,他自己也覺得意外,這不是他本來想說的話,

卻像早就埋在心裡很久很久那樣:

「你們能記著那麼久,身為百年即逝的人類,我卻
......

但我也很擔憂,事實上,我根本不敢想像你的心情會如何難受。」

 
 
 
「是的,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鐘,我都不曾忘掉過。」

精靈王像絲綢一般的聲音流過他們兩人之間,眼神透過他看向了遙久的歲月。

 
「但這是精靈的本性使然,我並沒有像你想得那樣哀痛,或浸淫在悲傷中無法脫身。」
 



「你不必替我擔心,巴德。那些回憶就像呼吸一樣,自始就存在在我的生命當中,

而沒有人會因為呼吸而感到痛苦。」

瑟蘭督伊的唇角微微地一勾,饒富興味地看著眼前的人類,

千年的歲月對精靈來說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可是多少年來有誰替他擔心過嗎?

於是,精靈王露出一抹美到令人窒息的溫柔微笑:

「會記著她,就跟會記著你一樣自然。」

 

   
巴德忘記自己怎麼回到他的座位的,那個笑容簡直讓人刻骨銘心。
 
 
 
要回去長湖鎮之前,精靈王交代下去,賜給他的禮品多到令人震驚。
   
「這是上一次戰役的感謝。」精靈王如是說。
   
「我不需要這些。」巴德嚴正地拒絕。

雖然他是長湖鎮之主,但他從很早之前就在心中暗下決定,

他所能付出忠誠的對象,除了長湖鎮的人民之外,只能是瑟蘭督伊,只有瑟蘭督伊。

而他所做的任何事,只要是為了精靈王,早就得到了應有的報酬:

光是為瑟蘭督伊做事,本身就是最好的回報。

況且,那場戰事他們長湖鎮雖然確實盡心盡力,也著實沒能幫上什麼忙。

 
   

「我知道你不用。」精靈王說:「但我想這些在重建長湖鎮時大概幫得上一些忙。」
   
然後巴德只能窘迫地接受。
   
   

瑟蘭督伊滿意地笑了,他知道要說些什麼才能逼迫巴德接受他所有的好意。

這個人類太有意思了:

他殺死了精靈、矮人或巫師都無法殺死的惡龍,但這也無法讓他流露驕傲;

他可以瓜分矮人在孤山的龐大財富,但這也無法讓他產生貪念;

他得到了長湖鎮人們的尊敬而推戴為領主,也無法使他腐化。

   
   

但瑟蘭督伊知道,自己可以牽動這個男人的情緒:

讓他高興、讓他窘迫、讓他擔憂。這個想法讓精靈王的心情驀地愉快了起來。

 
   

下回去長湖鎮看看他吧!瑟蘭督伊雖然不明白自己的情緒緣何明亮,

不過這左右不會改變他的決定和作風。

想像下一次過去把長湖鎮驚得雞飛狗跳的情景,

有一些惡趣味的精靈王還是隱隱期待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