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著眼睡覺

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08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颶光] 判決 (雅多林X卡拉丁)


卡拉丁就這樣被帶走了,

雅多林根本無暇去管或去在乎原本的計劃是什麼,

薩迪雅司那個老狐狸說了什麼託詞,

而艾洛卡又是如何回應,那些都不重要了。

    


原來如此,他曾經經歷過那些痛苦和背叛,被阿瑪朗那個傢伙。

所以他才一直用那種眼光看著所有的淺眸人
……包括我,

當然,父親還是除外的。

    

包括我嗎……?雅多林想起了剛剛那場死鬥,

想起了卡拉丁拿起矛走下決鬥場,站在自己身邊。

    


或許還沒那麼糟糕,

而且,我可以在那個混蛋艾洛卡做出什麼決定前阻止任何可怕的判決。

    
雅多林打定了主意,排開了眾人,走向父親和艾洛卡,還有剛剛被逮捕的卡拉丁所在的戰營。
  
   
   
「我說要處決這小子,你怎麼說?」

當他靠近那個房間的時候,艾洛卡正在發瘋。

雅多林從房門外聽到,卻被阻擋在門外,無法進入。

他正在焦灼不堪時,聽到了父親威嚴的聲音:

「我會說如果你要這麼做,你會讓我成為你的敵人,艾洛卡。」

   


雅多林此時張大了嘴巴,難以置信。

他的父親竟然願意做出這樣的決定。

噢真是太好了,他父親果然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就算面對他最愛的艾洛卡仍然如此公正,

卡拉丁肯定又更愛他的父親了吧?

一方面慶幸那個橋小子撿回一條性命,

但自己情緒上竟然有些許的不痛快,

混合了妒忌、羨慕、不甘還有對於自己什麼都做不了的無力感。

   


此時在房裡所有的聲音都靜默了下來,連雅多林都忍不住屏息以待,

如果那個艾洛卡竟然想要堅持處決卡拉丁,那也得先從他的屍體前踏過才可以。

   


最後艾洛卡吐出兩個字:「囚禁!」
 
 
 
過了一會兒,裡面三個人都走了出來,

有士兵馬上走過去接手押解卡拉丁。

雅多林忍不住低下了頭,明明他什麼事都沒做,

為什麼此時會覺得羞愧?

還是就是因為什麼事都沒做,所以才覺得羞愧呢?

可是卡拉丁沒有看他一眼,

那個橋兵即使上著手鐐腳銬,仍然抬頭挺胸,

全身的肌肉緊繃著,彷彿準備迎接下一刻的戰鬥,

散發著強烈的憎恨和憤怒。

   


雖然明知道卡拉丁此時憤恨的對象不是自己,

但雅多林還是忍不住戰慄。

他突然之間發現自己失語了,他沒有辦法喊住眼前的人。

連同這次,他欠這個人三條性命,

如果包括自己摯愛的父親和弟弟,那更是欠得沒完沒了,

但他現在卻什麼都不能替他做,那又有什麼資格喊住他,

就算喊住了,又要說些什麼呢?

不管說什麼,只怕都不是卡拉丁想聽的。

   
   

達利納走過來,拍了拍雅多林的肩膀,

他慈愛地對雅多林說:

「沒關係的,下次還有機會
……總會有其他機會的。」

他誤解了雅多林的想法,只當他因為功虧一簣而沮喪:

「對於這件事,你別責怪卡拉丁。他只是
……只是一時被仇恨蒙蔽了雙眼。」
   


……我不在意那種事。」雅多林疲倦地說:

「我的命還是他幫忙撿回來的,怎麼可能責怪他。我只是擔心他
……

此時雅多林迅速打住自己接下來想說的話,臉脹得通紅。

   


達利納卻讚賞地看著眼前的,他的孩子,

曾幾何時,他已經從一個略帶任性衝動的少年,

變得如此明理成熟,為人著想,視他人的感受與安危比成功更重要:

「好孩
子,雅多林。你是個好孩子。

這個青澀的孩子有一天會繼承他的爵位,成為極優秀的藩主,

會比自己更好、更公正而且更溫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