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著眼睡覺

關於部落格
什麼是真實?
  • 408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颶光] 決鬥場 2 (雅多林X卡拉丁)


戰鬥結束之後,雅多林根本沒有辦法克制自己的笑聲,

這真的是這輩子做過最瘋狂最痛快的事了,非常有病,

可是狂喜得無以復加。

不只是因為贏取的碎刃與碎甲,不只是贏取的勝利,

不只是為了接下來的計劃,

當時卡拉丁走下決鬥場陪伴他
時心裡的所有竊喜,

在戰鬥中壓抑成空白一片,到了現在才終於爆發,

他笑得停不下來,

可是他還有事要做。

 


「橋小子!來吧!幫我把盔甲脫了!」

雅多林突然覺得自己跟這個橋小子的距離無比親近。

   

卡拉丁白了他一眼,他已經筋疲力竭:「你的盔甲師可以幫你!」
   

「沒時間!快點!我還有事要做!」

吐出這句話之後,雅多林的臉上因為難堪而燥熱。

他偷偷地瞄了卡拉丁一眼,

希望對方沒有聽出來那話裡洩漏的,接近撒嬌似的語氣。

他當然可以要求盔甲師來做這事,

可是此時此刻,除了卡拉丁,他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卡拉丁深吸一口氣,再吐了出來,

然後慢慢轉過身,彎著腰幫他
除下碎甲。
 


或許對卡拉丁來說,這只是另一次他忍耐這個「被寵壞的王子」,

可是雅多林看著在自己身前垂落著的棕髮上幾滴汗珠滑落在自己身上,

卡拉丁的手長著粗繭,因為剛剛的戰鬥,現在還在微微發著抖,

這讓雅多林有一種眼前這個男人既柔順又脆弱的錯覺,

而這樣的想法讓他心裡一熱,

像是有什麼人握著他的心臟輕輕揉搓,

在他快要生起不該想的旖旎念頭前,雅多林快速地別過頭去。



 
此時卡拉丁已經把他的碎甲解除完畢,

雅多林像是燙到一樣迅速地跳了起來,

他望著遠方的艾洛卡和薩迪雅司,調整一下心情之後,

轉過頭來對卡拉丁笑著說:「走吧!我們去要求恩賞!」

   


此時卡拉丁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

猛地一抬頭,眼睛發著光,耀眼得讓雅多林心裡一跳,

但他迅速地壓下情緒,一把拉住卡拉丁的手,

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到台前,

面對著居高臨下的艾洛卡。

   


艾洛卡允諾了一個恩賞,就像計劃一樣。
 
   

「我的恩賞,就是挑戰權。

我要求此時此地與薩迪雅司藩主決鬥的權利,


以彌補他對我的家族犯下的罪刑。

雅多林大聲喊道。

   


所有在場的人開始喧嘩鼓譟,雅多林志得意滿地看了卡拉丁一眼,

卡拉丁剛好也轉頭看了雅多林,兩人視線交會,

雅多林忍不住微笑。

可是卡拉丁馬上把頭轉向看台,在雅多林的錯愕下大聲喊道:

「還有我的恩賞!」

 
   

雅多林此時心裡暗叫糟糕,伸手就要過去拉卡拉丁,

想阻止他繼續往下說的話,

可惜人潮將兩人分了開來,卡拉丁繼續說著:

「我要求得到挑戰權,挑戰殺人犯阿瑪朗,

他偷走了屬於我的東西,殺死了我的朋友來掩飾罪行。

阿瑪朗在我身上印下奴隸的烙印!

我此時此地要求與他決鬥。這是我要求的恩賞。」

 
   

在雅多林還沒有從剛剛得到的資訊衝擊中回神過來,

艾洛卡已經高喊:「逮捕他!」被那聲命令一驚,

雅多林回頭來想去找卡拉丁,他才在心裡發過誓要以性命保全的那個人,

絕對不能容許任何人傷害,就算是艾洛卡也一樣。

可是人群湧動,雅多林根本毫無靠近的機會,

他就這樣看著卡拉丁原本燦亮的雙眼隨著艾洛卡的命令而熄滅了光焰,

一時之間心痛如絞卻無計可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